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第二更!感激大家的投票和支持,么么~~第三更第四更我也继续努力!)

    郑衡看着章氏流泪,不知如何劝慰。

    郑旻这些话语,对章氏来说等同剜心。若是旁人说这些话尚可,但说这些话的,偏偏是章氏的亲生骨肉。

    章氏和郑仁的仇怨,郑旻难道不知道吗?连叶雍这样一个外人都知道,郑旻就一定会清楚。

    到底郑旻是关怀父亲不想丁忧呢?还是觉得父母之间的仇怨不算一回事?不管怎么说,只能表明他和章氏不亲近。

    这种骨肉不亲的的痛,难怪会令章氏簌簌落泪。

    良久,章氏才止住眼泪,声音暗哑地说道:“不怪他,他自小跟在郑仁身边,我只当他不懂事。我只恨郑仁,世上哪有一个父亲教唆儿子去怨恨自己母亲的?偏偏郑仁就是!”

    或许这封书信对她刺激甚大,她怀着满腹委屈和怨恨,将郑家的事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地道:“说到狠绝,苏氏才真真算第一人!我当初还不明白她为何要自己服毒自杀。如今,她想要的东西,全部都得到了!”

    郑衡听了点点头,心中十分认同。

    章氏的话说得没有错,苏氏作为一个妾室,真的是太狠绝了。

    她以自己的死来成全了儿子郑晁,使得郑晁虽然是庶子,却记在章氏名下,还得到了郑仁的一心护佑;

    她也用自己的死,令章氏夫妻成仇、骨肉不亲,生生折磨了章氏几十年,全部还了当年章氏对她的打压。【ㄨ】

    因她的死,郑仁对章氏充满了怨恨,不可止息。

    这些怨恨,被他全数灌注在郑旻身上,并且将郑旻教导成章氏最厌恶的那种人,致命他们母子不亲。

    自小,郑旻就认为章氏不择手段。对她并不亲近;后来在亲事上,章氏让他娶了他并不心悦的宁氏,母子间就更加疏远了……

    “他也不想一想,他的亲事是我能做主的吗?逼他娶宁氏的是郑仁。他竟怪我他竟怪我……呵呵。”章氏笑得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章氏可以对郑仁狠下心,但郑旻,乃她骨中骨肉中肉,怎么一样呢?章氏心中痛不可挡。

    郑衡心中喟叹,听章氏这么说。郑旻怕是被郑仁养废了。

    虽然郑旻现在仕途风光,但识人不清遇事不明,迟早都会出事。

    被养废了的人,世家大族多的是,郑衡一点儿也不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她对郑旻了解不多,过去郑旻尚未调入京兆任职,她只知道永宁侯府世子吧了。

    不曾想,郑旻是这样的人。这个人,还是她父亲……

    最后,她还是轻声劝慰章氏道:“祖母。别难过了。祖母还有三叔和四叔,应该高兴呀……”

    三叔郑晏和四叔郑昌,同样在腌臜的郑府长大,却和郑旻郑晁完全不一样,实在算得上出淤泥而不染,这是章氏亲自教养之功。

    圣人之言:六亲不和,有孝慈。——章氏身边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郑晏和郑昌如今逐渐熬出头,内心清明良善而不迂腐,这便是对章氏最好的慰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氏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艰难了。事实上,她自出娘胎以来。就没有如此困苦狼狈过。

    郑晁被降为七品录事,她身上的诰命也被夺了。自从郑仁好酸肉儿的事传出去后,谢氏便发现自己如同瘟疫般,令闻州贵妇们躲避不及。

    往日和她交好的贵妇人们。个个都拒绝与她往来,就连她往这些人家送去贺礼,都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前去送贺礼的静娘转述着听来的话:“那些管事娘子说‘郑家的贺礼,我们哪里敢收?怕是什么肉儿呢。’,奴婢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话,谢氏又怒又羞。恨恨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旁人家也就算了,连她嫡亲的叔父婶母也一样,根本就不愿意与郑家有往来。

    谢氏往谢澧时的府邸送过几次帖子,都被退了回来。后来她亲自去到谢府,才见着了婶母林氏。

    她还没开口道委屈呢,林氏就淡淡地说道:“二姑奶奶既然来了,谢家就万没有赶人的道理。只是我既身为长辈,便有一句话提醒二姑奶奶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氏赶紧摆出了一副聆听教诲的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