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四更!为o圈圈魚0o的和氏璧加更!太谢谢!恳请大家多多投票,作者君会努力的!)

    郑衡的想法略迂回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永宁侯府的问题并不难解决。只要郑仁不在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郑仁,章氏这个永宁侯夫人就独大了。有母子名分压着,郑晁谢氏这一对庶子庶媳能翻起什么风浪?

    只是……她可以有这样的狠绝,却不得不顾及章氏。

    以她所见,郑仁以她和适哥儿为威胁,固令章氏投鼠忌器,但章氏未尝没有退让之意。

    当年章氏因郑仁宠爱苏氏,就不惜杀了苏氏,以致和郑仁反目成仇。但这些年来,郑仁对章氏一再打压,章氏可曾还击过什么呢?

    长子不亲、幼子被迫远离,她堪堪护住一对孙儿。

    或许,比起其他失宠失势只会痛哭咒骂的夫人,章氏做得已够好了。可郑衡仍想叹息:

    何至于此?章氏自己困住自己了。

    郑衡心性狠绝,可以杀夫弑君,便不会囿于祖父之名。对付郑仁么?便当报了杀母之仇。

    宁氏之死,必与郑仁脱不了干系,算得上父杀子,不慈。

    亲亲人伦,必是父慈子孝妻和家睦,既然郑仁不慈先毁根基,那么何必再维系侯府的局面?

    破而后立,凡事皆是。

    但章氏不是她,所以她便想了个折衷办法,打算找一个与苏氏相似的人,去了郑仁心中的怨恨再说。

    说到底,郑仁对章氏的怨恨、对郑晁的维护,都是因苏氏已死去了。

    若苏氏还活着,永宁侯府必不会是如今局面。

    令郑衡意外的是,章氏竟然说不用那么费周折,竟然还有更简单的办法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章氏的神色异常平静,眼中连怨恨悲痛都没有。只是看了看章妈妈的尸体。

    看来,章妈妈惨死,令章氏终于不再自困。——刚才章氏对章妈妈说“放心吧”,原来在此!

    死亡。能让人大彻大悟。

    章氏终于挣脱了,却在章妈妈死后。

    让人只能遗憾惋惜,始终无法可说。

    郑衡心里在想:章氏所说的更简单办法,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田荣汇报闲章院的情况,郑仁满意地点了点头。一个贱婢。,就只有章氏那个毒妇在意而已。

    见郑仁高兴,管家田荣便禀道:“侯爷,赵厨子今天新得了一碟酸肉儿,奴才这就给侯爷端上来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郑仁双眼都似放光了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快端上来,快端上来!本侯可等久了!”

    田荣便恭敬下去了,郑仁想到即将端上来的酸肉儿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永宁侯郑仁好权好面子。但更好一样东西,到了几乎成瘾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样东西,便是酸肉儿。

    这酸肉儿,名字听起来简单,可一点儿也不普通。

    须得用那胎死腹中的婴儿,去其甲发,再用上好的酸梅腌上几日,然后用烈酒蒸煮,最后在烈日下晾晒,才算成了。

    这个做法。还是四五年前一个游方道士交给他的。据说,这酸肉儿能够延年益寿,有不下百年人参之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