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第四更!再一次感谢颦兒的和氏璧!谢谢支持~)

    裴定在管家的带领下,往王家的临照湖行去,边想着王元凤昭然到揭开了的心思。

    得知他要来,王昑今天一直守在府中?他看未必。

    王元凤或许看不出来,但他很清楚,王昑对他没有这样的意思。那么,他便不妨见见。

    临照湖边的亭子,已经挂上了粉红薄透的轻纱,意境高远的琴声随风送了出来,还伴着悠长的幽香。

    透过轻纱,可以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,正在专心致志地抚琴。

    这抚琴的身形,便是王元凤的嫡长孙女王昑,如今京兆贵女之首的王昑。

    王昑年已及笄,却迟迟没有定下亲事。这不是因为她有什么不好,而是因为她什么都太好了,以致没有多少人敢求。

    她家世好,出自王氏大族,祖父是当朝中书令,父亲王宾乃端州刺史;她相貌美,不说冠绝京兆,却少有人比得上,望之仿佛见皎皎月华;她品行佳,性情聪慧才情过人,无论是诗书画还是其他,都精通……

    提到王昑,随便都能说出这些优处来。【ㄨ】这样的姑娘,虽然许多人爱慕,却没有多少人敢求?

    谁都得掂掂自己斤两不是?有些事情不用去做,就知道没有结果,京兆子弟哪个想找不自在?

    裴定斤两倒足了,王昑样样都好,他就是不喜欢,

    对裴家五少来说,心头喜欢了,别的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况且,裴定对她,始终对她保留着一份警惕,无论她现在多好,他都不敢全信。

    他以前见过王昑惩戒丫鬟的手段,至今还记得。

    那时候王昑不过六七岁。身边丫鬟在为她戴钗的时候,不小心划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很小的一个口子,连血迹都没有渗出来,那个丫鬟就被王昑下令打了板子。发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定知道对姑娘来说,脸蛋才是最重要的,但他那时候就认为,王昑是个不能容人的。

    对贴身丫鬟都如此,对别人又怎样?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。这样的人,他是绝对不会亲近的。

    此时,琴声停止了,王昑已察觉到他来了。随即,亭子四周的轻纱被撩起,她轻移莲步款款行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昑相貌极美,而且这种美如皎皎月华,让人感觉很舒服、心生亲近。

    正妻宗妇,想必便是如此的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笑容,朝裴定微微弯了弯腰。唤道:“明玉见过世兄,辛苦兄长来一趟临照湖了。”

    王昑已及笄,字明玉。

    裴定摇摇头,道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没有多余的话语了。他与王昑,实在没有什么话可说。

    见此,王昑柔柔一笑,道:“祖父一番心意,明玉不好违拂,倒让兄长为难了。劳烦兄长在此稍待片刻。明玉便对祖父有个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定回道,仍是措词相当简洁。

    从这些话就可以听出,王昑对他并无别的意思,的确比王元凤想的要通透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。只说一点。裴定兄长与王家已联姻一次,裴定怎么可能再去王氏女?

    若是裴光两个嫡子都娶了王氏女,那么就紧紧和王家捆绑在一起了。裴家与王家在许多事情上见解不一,甚至分歧越来越大,这种捆绑,绝无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