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求推荐票,求收藏!)

    除周典和窦融外,还有郑适看见了郑衡的题画诗。

    他见到郑衡这样写着: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旧是山河。横流乱世滂沱雨,留得千秋细揣摩。”

    他年纪小,乍看到这首题画诗,只觉得写得很好,姐姐的字也很好看。但好在哪里、如何好看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但周典是学宫祭酒,窦融是书学首座,过他们双眼的诗书不知凡几,是好是劣、好劣在哪里,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首题画诗,竟然让他们如在狂风骤雨间行走,感觉泼天雨势击打而来,然后风雨苍茫中见到江山倾覆,最后才有一种乾坤有定的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题茅屋雨夜,分明是写山河千秋!

    诗意犹如此,书就更加惊世不凡。那一手字,非草非楷,却又不是流水行书,这是难以形容的、带着雷霆万钧气势的……鸿渚体!

    这种气势磅礴的书法,周典和窦融都曾见过,这就是由鸿渚韦君相所独创的书法,名唤鸿渚体!

    大宣朝见过鸿渚体的人很少,会写鸿渚体的人就更少。除了韦君相本人外,据闻就只有厉平太后深得鸿渚真昧。此外……便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厉平太后宾天、韦君相不知所踪后,周典和窦融便以为再也见不到那惊世横绝的书法了。

    不想,在这一场凑热闹的比试中,他们竟然看到了鸿渚体、几乎失传了的鸿渚体!

    细看来,那笔法遒劲,然在几处勾折处,现出力不从心的凝涩感。想来,是因为十三四岁的年纪,腕力尚有所不逮。

    同样是阳刚英气,贺德那一手字就若涓涓细流,而郑衡这一手则是滔滔大海。

    这么一比较,无论是诗还是书,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郑家姑娘,为何懂得鸿渚体呢?为何会在此时展露鸿渚体呢?——周典和窦融带着满腹惊疑,久久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贺德心生不安的时候,窦融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声音响彻人群:“大善!大善!好一句‘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旧是山河’,好一句‘横流乱世滂沱雨,留得千秋细揣摩。’,这一番比试,是郑姑娘胜了!”

    周典已伸手去卷起郑衡的题画诗,边补充道:“是的,郑姑娘才学卓绝,赢了比试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话刚落,郑适就惊喜地瞪大了眼睛,兴奋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贺德踉跄了几步,脸色一阵发白,身子几乎要发抖。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旧是山河……这一首诗,她万万比不上。但是,她没有看见郑衡的字,她不相信,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一手流水行书,竟然输了!

    她不相信,也无法接受!

    她半垂着眉眼,强自镇定道:“学生相信大人、首座的判断,学生没用尽全力,所以输了。请让学生一观郑姑娘的题画诗,以知不足。”

    窦融皱皱眉头,大声道:“你就算用尽全力,也是输的。不过输了也没有关系,你那一手流书行书还是相当不错。”

    贺德没想到窦融会当众说这样的话,脸色顿时羞愧得通红。这种安慰,就是在明晃晃地打脸!她活到现在,还没有这么丢脸过!

    就算用尽全力,也是输,那个继女的题画诗真的那么好?好到窦首座竟然踩着自己的脸皮来抬举那个继女?

    她心中满是不忿,忍不住恶狠狠地盯了郑衡一眼,随即又飞快地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无论贺德在比试前说得多么漂亮,无论她准备了多少条后路,但有一个道理,将她所有的粉饰都碾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就是一力降十会!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没有用,就算贺德用尽全力,也赢不了郑衡。

    这点,郑衡自己知道,周典和窦融更知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只是围观的人群罢了。所以他们看见贺德惨白垂泪的时候,忍不住同情起来。

    名满禹东学宫的贺德姑娘,怎么会输呢?这当中有没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这样的质疑,他们当然不敢在周典和窦融面前说出来。唯有将厌恶惊愕的目光投向了郑衡姐弟,那些跟随贺德而来的姑娘们眼睛都要冒火,周围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这些声音,贺德觉心中多了丝底气,再次开口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周典已经将郑衡的题诗卷好了,打断了她的话:“好了,这一场比试输赢已定。郑姑娘代胞弟比试,如今赢了,那么先前我的话语便作数。你们随我来明伦堂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是对郑衡和郑适说的。说罢,他便带着那首题画诗快步离开,压根就没有打算当众展示郑衡的鸿渚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