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第二更!感谢大家的月票,嘻嘻,继续求!)

    吕清之黯然道:“我快死了,临死都不得安乐。不是因为别人相逼,也不是因为顾虑先猷,而是因为心中有悔,我本想好好做官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寒窗苦读数载,便是想承先贤之志,以我平生所学,去做一个好官。后来呢?历经宦海苦游,他早已忘记出仕的初心。

    他在狱中忏悔自己的贪,更忏悔自己没有好好做官,没有做一个好官。

    好好做官,便是尽忠职守;做个好官,便是为朝为民。他本应那么做的,也可以那么做的,后来呢?

    身居其位,不谋其职,反而利用少府少监的位置,做了那么多的事情。世人评价他的时候,总说他太聪慧太贪心。

    他哪里是聪慧,分明是蠢到家了。不然,哪会临到死都不安乐?

    “我本想好好做官的,但是我做不到了。先猷最知我的忏悔,总想为我做些什么。赎罪也好,别的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竟露出了一丝笑容:“他想为我赎罪的方式,便是好好做官,做个好官,做到我没有做到的事。裴公子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有说不出的悔恨,也又祈求解脱的期望,更有临死之前的通透。

    裴定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裴家虽三代不仕,但祖上实在出过太多官员了。除了名垂十道的贤臣,也有被唾骂不已的佞臣。

    贤能用以学,佞臣用以戒,这些裴定都记得。

    他也清楚,吕清之的执念和悔恨……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道:“既如此,那么裴家就承这份情了。至于旁的,且顺时顺势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做父亲的不能好好做官,那么儿子好好做官便是。这么简单直接的道理,很合裴定的心意。

    顺本心而为。这是裴定掌督正堂的规矩之一。

    他不管吕清之留的什么铸钱工艺,只在意吕先猷是不是真的会好好做官,既如此,裴家便会相帮。

    至于叶家……裴定倒想知道。叶献真的想得到铸钱秘技吗?尚和是否知道此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几日,吕清之便病故了。

    在得知吕先猷有所安置之后,他强力撑着的那些精气神便散开了。原本看起来很康健的人,竟以摧拉枯朽之势起病、身亡。

    国子监外,不会有人再看到父子相搏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偶尔踱步至国子监。便遇到了吕家父子这样的事。他原本只是想管一管闲事,不想管上了吕先猷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料理完吕清之的身后事,吕先猷便来到了太始楼。此时他整个人瘦削得落了形,精神也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他是个孤儿,又死了养父,得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。——这都得靠吕先猷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吕先猷就坐在裴定对面。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吕清之,神容显得相当寥寂。

    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若非遭遇许多变故,怎么会有这样的寥寂?

    裴定正想离开。忽而听到吕先猷看向他,问道:“裴公子,你……为何不出仕呢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暗沉,听起来十分疑惑;面容虽然没有显出来,但眼神带着悲痛。

    还有一丝掩藏得极深的钦羡和卑微。

    或许他真正想问的是:裴公子你既然有那样的家世和才学,为何不出仕呢?为何不好好做官做个好官呢?

    不怪吕先猷会有此问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吕清之晚年忏悔,临死都放不下的便是这个;他自己因为被国子监赶出来,几乎断绝了科举入仕的希望,但他始终有这样的渴望,不然便不会来找裴家。

    他们父子心心念念的东西。对眼前的裴公子来说,不过是伸手可得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