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第五更!为卿卿泠泠和氏璧加更!感谢诸位!我真的好感激!)

    裴定曾听过吕清之的名声。吕清之,可不太清。

    吕清之在至佑初年任少府少监一职,不久便因贪渎被厉平太后夺职下狱,这在当时还是件不大不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少府少监掌管百工技巧诸务,本来是很清闲位置,但永隆年间以来就成为一个要职,皆因少府监兼管各地铸钱监。

    铸钱监并不设于京兆,而是设在诸矿山附近,掌管着铸钱监的少府少监则由所在地的都督兼任。

    大宣都督这个职位,非亲王不能担任。然而……开熙帝弑兄杀弟登位,大宣基本就没有什么亲王了,便废除了都督一职。

    自始,出任少府少监的便不是皇族官员。

    吕清之正巧赶上了好运道,得到了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然而,他太聪明又太贪心,竟然就趁着巡查诸铸钱监的时候,一点一点将大宣铸钱的隐秘工艺学会了。

    学会这个工艺之后,他竟然带着族中兄弟,找到了一个矿山,利用职务之便提供印鉴,竟然铸出了一模一样的大宣钱币!

    就吕清之一个人,带着几个族兄弟,竟然铸出了一模一样的钱币!

    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吕清之私铸钱币最后事发,竟然因为他所铸的钱币无论是品相还是成色,都比朝廷的好。

    这事爆发的时候,听说厉平太后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便是勃然大怒。私铸钱币,这已经不是普通贪渎了,便立即下令将吕清之收监判死。

    吕清之下狱后,他那座矿山和改进的工艺便全部销毁了。他所铸的那些钱币,还渐渐得了一个“吕币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贪到私铸钱币,这个境界也是少有的了。

    “吕清之不是被判死了吗?怎么出来了?”裴定这样问道,他还以为吕清之早已不在了。

    既醉神色有些怪异,道:“吕清之运道比较好。本来他是被判死的,后来皇上为太后祈福,赦了不少人。他便免了一死;帝后大婚。大赦天下,他便从狱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但不用死,还从监牢里出来了。除了运道好。也没有别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仔细说来,如果不是吕清之太贪,运道真是很好,可惜最后变成了一个在国子监外闹的老乞丐。

    “那士子是一个孤儿。是吕清之收养的,叫做吕先猷。原本是在国子监求学。怎知同一个房舍的学子不见了钱币,说是吕先猷所为……”

    有吕清之那样的养父,世人皆有一个标准就是“子肖其父”,尤其是品行这一点上。

    有吕清之那样的养父。吕先猷便被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吕先猷虽然没有被送官,却有了偷盗的名声,断了所有的前途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心读书谋官的吕先猷来说。应该是一个极大的打击。以吕家父子的举动来看,肯定别有内情。

    裴定略一想。便明白了当中的丝联。

    不管吕家父子有什么样的过往,他们在国子监外面往死里打对方,这在裴定看来,就是不能忍的行为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虽然没有人出来说对或不对,但不代表着可以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会儿,裴定还没有想到要拿吕清之父子怎么办。

    吕清之便罢了,贪渎已被厉平太后定了罪;反而是吕先猷这个年轻的士子,倒颇令他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先猷这个名字大是大了,却是一个在国子监外撒泼的无赖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的敲门声,打断了裴定的思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