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第四更!为颦兒和氏璧加更!怒求月票啊啊!!)

    裴定虽然身体不甚好,但他在裴家掌督正堂,主对裴家小辈的戒律和刑罚,所以打架斗殴见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个打法的!

    在国子监这等教化之地,在高大的五牌楼下,一个浑身破烂污糟的老乞丐,正与一个士子扭打在一起,死命地拳打着对方。

    这士子看起来很年轻,衣衫有一两处补丁,看起来家境贫寒,眼神桀骜不驯,动作一点儿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这两个人打成了平手。

    更意外的是,此时五牌楼下还有不少人经过,大家都好像没有看见这场打架似的。

    裴定眸光暗了暗,在看到老乞丐中了一拳嘴角流血之后,他实在忍无可忍,大喝了一声:“够了!都别打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大喝,带着威严和怒火,仿佛雷声霹雳,顿时震得那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,就连周围经过的人都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裴定走近那两个人,看着那个老乞丐,问道:“老人家,你可还好?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向那个士子,厉色说道:“你一个年轻士子,光天化日之下竟殴打老人,岂有此理!书都读到哪里去了?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落下,那个士子便松开了紧紧扭着老乞丐的手,不但没有丝毫羞愧,还十分不耐烦地朝了裴定翻了翻白眼。【ㄨ】

    这时,那老乞丐竟然靠近了年轻士子,乜斜着眼睛看向裴定,语气不满说:“你是谁啊?我们父子俩在玩闹,与你何干?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那士子扯了扯袖子,伸手扶住了老乞丐,大声附和道:“就是!关你什么事?今天真扫兴。爹,我们回家再玩!”

    老乞丐闻言,立刻露出了笑容,高兴地说道:“好啊好啊。我们回去再玩。这样就不会被些莫名其妙的人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说完话,齐齐朝裴定鄙视地看了一眼,亲亲热热地搀扶在一起走远了。

    跟在裴定身边的既醉眼角抽了抽,不忍地别开了眼。主子这副样子。真是看着都好疼啊。

    主子难得理一会闲事,义正言辞地上前阻止这场斗殴,却不想别人完全不领情,还责怪主子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这似乎就是在管闲事……真不是知道怎么说才好了。

    裴定神色淡定,可是胸膛起伏得有些激烈。事实上他有些懵了。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两人,在国子监五牌楼下打架不说,还是一对父子?

    看样子这对父子经常做这样的事,想必大家都习以为常了,难怪大家都像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第一次,裴定因为这样的小事涌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自己出言阻止有什么不对。他原以为这士子在欺凌老人,他还看到那老乞丐嘴角流血了,可是这两个人竟然是一对父子!

    有这样的父子吗?有往对方往死里打的父子?

    父不父,子不子,还是在国子监门外。他当然不能忍。——为免以后更多人像他一样被当猴刷,他决定管一管此事。

    他暗自平复着心绪,正想唤来既醉去查一查这对父子。这时,有一个中年男人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是从外地来的吧?公子心善,不过那一对父子经常在国子监闹,我们都习惯了。”中年人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他见裴定气度不凡,才特意过来卖个好,解释一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