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第二更!感谢大家!哈哈,月票加更完啦,撒花~求继续!)

    此刻,裴定在京兆太始楼,正听着侄子裴前说着京兆的情况。

    裴前的样貌最似祖父裴光,凤目微微上挑,有说不出的风流恣意,只可惜大多时候都面无表情,生生添了两分不可亲近。

    时隔三年,叔侄二人再次相聚在太始楼,彼此心中都颇有感慨。

    裴定心里想:小钱儿越来越面瘫了,难怪得了“冷郎君”的外号,小钱儿明明是很暖的……

    而在裴前看来,五叔的脸色则比过去苍白了些,看起来仍是病弱。难怪祖母提都不提五叔的亲事,还是少泄精气为好。

    裴定略笑了笑,道:“在心里说我什么了?看来你挺闲啊,晚上以蝇头小楷再抄一次《帝鉴》。现在先说说京兆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裴前脸色不变,心里默默想道:五叔,其实我一点都不闲啊,我刚才心里什么都没有说,求《帝鉴》不抄行吗?求不用蝇头小楷抄行吗?

    然而,他嘴上却回道:“侄儿知道了,会抄好给五叔过目。随着钱贯辞官及钱皇后出冷宫,京兆的局势便有些模糊,皇上并未有什么举动……”

    裴前在京兆,表面是来京兆国子监求学兼展示纨绔的,实则是为了收集京兆的消息。

    国都这个地方太重要,总要有一个重要的裴家人镇守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裴前没有想到五叔会亲自来京兆。见到裴定,他立刻便醒悟钱贯辞官所代表的意思,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钱贯已举家离开京兆,听说返回了山东道的祖地营州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离开,并没有平息京兆的波动,反而更令朝官惴惴不安,一时竟没有人敢去争户部尚书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被钱贯把持了那么久的户部,谁都不知道现在水有多深。钱银乃天大的事。没有相当本事的官员还真不敢去接。

    裴定继续问道:“钱贯为何会突然辞官?此事与钱皇后有关?”

    “侄儿想应该是。钱贯刚递了辞官奏疏,皇上就下令将钱皇后放出冷宫了。宫中所传出来的消息是,钱贯之妻黄氏曾进宫见过钱皇后,具体说了什么。并没有人知道。”裴前详细回道。

    钱皇后已经进了冷宫,黄氏还能见到她,想必是得了皇上允许。

    怪了,皇上为何要让黄氏进宫?究竟黄氏与钱皇后说了什么?钱贯辞官保钱皇后的原因,是什么?

    裴前不过说了几句话。所带出的迷雾却一点也不少,令裴定脸色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裴前依然说着京兆的情况:“之前和钱家交好的人家,都陆续离开京兆了。这一次竟没有人知道钱家消息。不过侄儿倒听了一个传闻,道是这一切和厉平太后有关。”

    又是和厉平太后有关?厉平太后宾天三年多了,怎么还会与她有关?

    原来,是和厉平太后留下来的东西有关。

    大宣朝早有传闻,道厉平太后手中有一支厉害的暗卫。这支暗卫人数不详,只知道曾为厉平太后立下奇功,诛四王、平南侵都有其身影。

    厉平太后宾天之后,这支暗卫便消失了。但在半年前。京兆出现了疑似这支暗卫的痕迹,陆陆续续便引起了那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半年前……孟家遭灭门,季庸被追杀,随后叶雍入河东,后来钱贯辞官、钱皇后出冷宫,这种种事情,就因为疑似暗卫?

    裴定忍不住嗤笑一声:“一支暗卫就有这等威力?”

    裴前点点头,道了句应该是这样。他和家中谋士分析过后,得出了这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所以鸿渚体在河东现世,皇上最宠爱的顺妃便去了河东?呵呵。

    裴定声音微凝:“不过一支暗卫而已。就带出了这么多风雨。就算厉平太后手中有这支暗卫,到现在也剩不了几个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