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第一更!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!)

    孟瑗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,随即发现笼罩着自己的威压已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定神看过去时,只见到郑衡努力睁大眼睛,泪水却簌簌落下,像不会停止那样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姑娘,明明眼泪汹涌,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这无声的画面,更让人深刻感受到一股浓重的悲伤。

    孟瑗想到了她自己

    当年祖父过世的时候,她从佛寺赶回孟家,跟其他兄弟姐妹一样大哭;半年前在冀州,她躲在草丛里,死死捂住自己的嘴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唯有眼泪滂沱。

    郑姑娘和她一样,哭得那么伤心。她哭是因为家不在了,郑姑娘哭是为了什么呢?是因为云端姑姑吗?

    孟瑗忍不住上前两步,伸手轻轻拍了拍郑衡的肩膀,温柔地说道:“别哭了,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衡身体僵了僵,下意识地闪开了孟瑗的手。

    随后,她终于发出了声音,回道:“哀……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这些话,郑衡闭上了眼,将眼眶中的泪水全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睁开时,虽则眼眶仍是湿润通红,眼神却异常平静,语调也渐渐平稳:“云端姑姑殉了郑太后的事,确切吗?”

    她心中痛苦不已,只恨不得从来没有听到云端的消息。然而痛苦和眼泪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她想知道云端为何会“殉”了她!

    云端随她出生入死,又亲眼见到云枝云蔓云岑三人死去,见过的死亡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每次见到亲近的人死去,云端总是边哭边笑着说道:“主子,她死了,奴婢更要好好地活下去,连她那一份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只有经历了死亡的人,才知道生的可贵。人生大事唯有生死,而生又重于死。——对好好活下去有如此希冀的云端,怎么会殉了她?

    她病重之后。她们主仆也说过这样的事情。她总是再三叮嘱云端:“云端,哀家宾天之后,你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端总会“呸呸”两声,然后笑眯眯回道:“主子又在说瞎话了。奴婢听主子的。定会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况她宾天之前托付了云端那么多事,托付她照拂孟家,托付她将白玉印交给老师,托付她帮助钱皇后……

    云端一一应承了,最后怎么会“殉’了她?

    既然云端不会殉。便只能被人杀了,对外宣称殉了。

    云端有武功在身,她还给云端留了不少人,谁能杀得了云端?

    这时,孟瑗回话了:“这事是皇后娘娘身边的银元姑姑所说的,后来银元姑姑也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连银元也死了……

    郑衡身子微弯,嘴唇紧抿着,双眼依然通红。良久之后才点点头,表示听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光令人送走季庸和孟瑗后,发觉郑衡仍维持着同一个姿势。心中不由得叹息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看起来是大受打击了,举止如此反常。是因为厉平太后的心腹吗?

    不曾想,她对韦君相、厉平太后有那么深的感情,就连厉平太后心腹之死,也让她如此伤怀。

    裴光想或许是自己老了,他更喜欢看到这小丫头活泼些,比如偶尔坑他便挺好,总好过现在这副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