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第四更!为颦兒和氏璧加更!嘿嘿,现在138票,今晚第五更还有么?明天还有加更不?看大家!)

    听到郑衡这么问,季庸便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他和孟瑗已说过,两个人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不妨再说一次。

    “在那之前不久,我在禹东山下见过一位老妇人,见她可怜,便给了她一些银子,她给过我一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郑衡疑惑:“石头?”

    季庸点点头,回道:“是啊,普通的石头。我把它放在袖子里,在上山的途中掉了,我回到学宫之后才发现。这样的石头禹东山多的是,我便没有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衡什么都想过了,就是没有想到会这样!

    按她估计,这块看似普通的石头其实是什么重要的东西。可是季庸说,在禹东山上掉了!

    掉了……掉了……

    她经常上禹东山,十分清楚季庸所说的那些普通石头是什么。在千千万万石头中,去哪里找这么一块石头?

    或许早被人捡走了,或许早被泥土掩埋了,或许……都有可能,就是找不到了。【ㄨ】

    她若想知道季庸为何被追杀,还是得找到暗卫才是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阵沉默。郑衡想从季庸这里得知的事情,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本应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房间见孟瑗,可是见到季庸消沉的神态,她忍不住问道:“季先生,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?”

    裴家是可以收留季庸,或许可以收留一辈子,但以季庸的性格,必不愿意这样。

    季庸目光沉了沉,露出一丝茫然。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呢?他已经想了好几个月,却觉前路茫茫,他不知如何起行、亦不知往何处去。

    季庸是有抱负的。

    所谓”学成文武艺。货与帝王家”,他年轻的时候,与许多年轻世子一样,希望能用自己的才学谋得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所以他向当时的礼部侍郎孟瑞图投了行卷。

    然后。孟瑞图很委婉地告诉他:出仕为官这条路不太适合他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相貌,还因为他的性格和当时心态。

    季庸有才学有想法,但性格固执,且有一种目下无人的心态。

    说得更直白一点,就是当时看到权重势大官员都斥为奸臣贪官。

    将所有人都视为贪官污吏。就你自己一个独清,这官还要怎么做?

    于是孟瑞图指点他去了禹东学宫。

    季庸的性格不适合波谲云诡的官场,却很适合教育学生。——当先生的人,还是简单热诚点的好。

    可是孟瑞图没有想到,季庸去了禹东学宫之后却开了窍,胸有直节的同时,行事却通透了。

    季庸自己很满意待在禹东学宫。他还以为自己会像周典窦融这些人一样,一直待在禹东学宫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没有追杀逃亡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,季庸就算想回禹东学宫,也回不得了。况且经过这几个月的逃亡。季庸的心态再一次变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