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第一更!我很需要订阅啊啊啊,恳请大家不要攥文,就算是攥文,恳请先开启自动订阅……咳咳。)

    郑衡给这千金的意思,固有仿效千金买马骨之意,最主要的,是想试一试这个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盈足没有透露身份,她那日特意坐了没有任何标记的马车,那些银票全是小额的,并没有盖永宁侯府的印戳,但这个人还是查到她是谁;

    这千金,她还想看看他会怎么用。在这十日内,盈足不时在暗处观察着这个人,是以郑衡知道他如何处置这些钱。

    他不仅花了这些钱,还将这些钱花了精光。

    他在最偏最穷的五尺巷租了不少房子,用以安置流民中的妇孺——其实,能留在城中的流民没有什么病弱老迈的,因为这些人早熬不住死在了途中。

    他明明用了拒绝这些钱,最后还是用了这些钱。无他,只是因为他心底还有一丝良善恻隐。

    在他拿到这些钱的第四天,他身边有不少流民病倒了,多是妇人和小孩。

    这点,郑衡其实早有预料,因为春夏交加之时,许多人都会染病,尤其是这些流民。

    这些人躺在闻州街头,因为疾病哀哀呻吟,因为穷苦而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他们是流民,官府不理、无处可去,一旦染了病,除了硬撑过去就只有等死。

    这些场景,他应是已经见惯了的,在以往应是无动于衷的,因为他和这些流民一样,同样没有任何钱财,同样露宿街头。

    即使有护佑之心,也没有帮助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怀着千金钱财时,心境便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些妇孺病重的时候,他可以拿着钱财去请大夫;这些妇孺躺在街头的时候,他可以为他们提供一瓦之所……

    据盈足所禀。他那两天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。当他说开口之时,他就已经去请大夫、租房屋了。

    郑衡想,他心里必定经历了反复而又痛苦的争斗,才最终定下决心用这些钱。

    哪怕他十分清楚。用了这些钱后,他必须付出十分沉重的代价,他还是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为何会成为闻州城的流民呢?

    有这样的心志、有这样的决断,他到底有怎样的经历。才会甘愿做一个卑贱的流民?

    这些,郑衡不甚关心,她只知道,这个人用了那些钱,还站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于是,她微微笑道: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。袁长寿,你到底想做什么呢?做一个……流民?”

    袁长寿默而不答。

    是啊,他想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自从大将军过世后,随着大小将领的更替、各卫士兵的轮换,军中竟然出现了砍杀百姓虚报军功的事情!

    当他知道这种事情的时候。只觉得身体僵冷,几欲两目瞠裂。

    士兵本是保家卫国的人,可是,这些人在做什么?这比那些入侵的北宁士兵更加可恨,当杀,当杀!

    他绝对无法忍受,于是他立刻禀告了副将,请求严惩这些人……然后他就莫名其妙有了暗通北宁的罪名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孤身一人,拼死逃离军中之后,就流落到河东道。成为了闻州流民。

    一晃,已经快三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