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第三更!感谢卿卿泠泠的和氏璧,十分惊喜!和氏璧加更稍延后~)

    原来,叶雍的祖母崔氏和章氏是旧识,想必受祖母所托,他才会来拜访。

    这封拜帖,是章氏搬出佛堂后接到的第一封拜帖,意义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章氏目光柔和地看着这拜帖,嘴角上扬,笑眯眯地说道:“没想到是她的孙子,她有心了,真好,真好。衡姐儿,祖母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郑衡很久没有见过章氏如此高兴了,她想章氏和崔氏的感情一定很好。旧雨有讯,这的确是一件乐事。

    章氏缓缓道:“她人很好。年轻时就劝我仔细考虑与郑家的亲事。可笑我当时并不懂得。后来我满腹怨怼,她又劝我要放下。如今我成了这般落魄模样,她还让长孙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郑衡想得更多的,则是谢氏为何没有拦下这拜帖。是不想呢?还是不能?

    多半是后者吧。

    章氏幽居三年间,并没有接过任何拜帖。想必不是没有,而是被谢氏截起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封拜帖之所以能送到她手上,乃是因为这是叶雍的拜帖,乃是因为松江叶威势日盛。

    这拜帖,谢氏哪里敢扣下?叶雍现在就在河东,若是拦下这拜帖,说不定叶雍会做些什么。如此,永宁侯府多少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章氏显然也想到了这点。她以往就不在意谢氏拦截,现在看到这拜帖,就更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是故人之孙前来,她便懒得理会谢氏。

    她笑眯眯地说道:“好友的孙子,我定要见见。她那么好的人,教出来的孙子必也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满是怀念和期待。

    郑衡想了想,便说道:“祖母,我在甘棠雅集见过这位兄长,不想原来有这一层渊源。”

    章氏追问道:“他怎么会在甘棠雅集?这不是姑娘家去的地方吗?你快与祖母说说,他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章氏实在太高兴了。并没有意识到这么问不合适。她想知道的,其实不是叶雍这个人怎么,而是叶雍背后的崔氏。

    郑衡没有打断章氏的兴致,回道:“具体就不清楚了。第一眼便觉得气度不凡。脸上总是带着笑容。人……应该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郑衡对叶雍的印象,更多停留在前一世。宣政殿中的少年官员,站在一众老臣后面,不显声不露色。

    若非他上的奏疏的确漂亮,她还会看漏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还为叶家的培养而感叹。这么年轻的官员能有这样的见识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如今,曾经的少年官员官拜几品了?得受王令,想必是至佑帝亲信,官职不会低。

    郑衡没有想到,他会来拜访章氏,这可真是意外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叶雍便上门拜访了,还带了重重厚礼,还是谢氏亲自领他去闲章院的。最后还是谢氏亲自送他出府的……

    郑衡并没有去闲章院,厚礼及谢氏带领这些事情,都是丫鬟司悟描述的。

    话多有话多的好处,这下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叶雍对章氏说了什么,郑衡不太关心。——该说的,章氏肯定会对她说。

    然而叶雍的到来,却让永宁侯府其他人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叶雍这个人,永宁侯府郑仁当然知道。松江叶的嫡枝嫡长,而且深受皇上器重。

    但叶雍带了厚礼前来,在章氏面前执晚辈礼。态度相当恭敬。这令他突然意识到:章氏和松江叶是有交往的,而且交情还不浅!

    这个交情倒可以寻些门道,若是能得到叶家的帮忙,旻儿和晁儿的官途会更加顺利……

    郑仁所打的主意。当晚就对郑晁说了,还提醒道:“叶雍祖父叶献乃当朝尚书令,位高权重。若得他美言几句,你这一次升迁就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郑晁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恨意,面上迟疑道:“父亲说得甚是。只是母亲一向不喜孩儿,恐怕不愿意帮孩儿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仁顿时哑了口。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了,章氏对老二怀怨已久。就算章氏与叶家关系再好,以章氏狠毒的心性,只恨不得老二丢官,怎么会愿意帮老二升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