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感谢唐深深的香囊,感谢thelionking、戰地妞妞的礼物~)

    琳琅阁内,顺妃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,眼中满是寒意,朱唇紧抿着,看起来威严不可侵。

    雁嬷嬷站在她身边,一脸阴沉地训斥:“琳琅阁里里外外都搜遍了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这样的话,娘娘不希望再听到!”

    几个侍卫面如土色,什么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顺妃抬了抬手,止住了雁嬷嬷的训斥,然后看向边上脸色黝黑的青年,淡淡说道:“行不迅言不密,郭统领就是这么带属下的?”

    郭统领郭实听了这话,低下了头回道:“这一次,是属下疏忽了,请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这话,顺妃仿佛没有听到似的,眉头都不动一下,而是漫不经心地看着跪着的侍卫。

    见状,郭实再一次说道:“请娘娘恕罪。许是连日来劳累,属下们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良久良久,顺妃才道:“退下吧。郭统领要记着这些话,好好管教属下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施恩般摆了摆手,仍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表示并不过多计较。

    郭实等人离开后,顺妃仍是一动不动,脸上依然高贵清冷。只是仔细一看,带着华贵护指的手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雁嬷嬷半弓着腰,不知该说什么话。当下说什么都不会对,便只好沉默了。

    顺妃终于动了,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变化:“嬷嬷,有人在设局害本宫。本宫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太平淡,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个与她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雁嬷嬷的心不由自主地惊跳。她伺候顺妃两年多了,实在太清楚了,顺妃越是淡漠,心中怒火就越深。

    怕是,有人要遭殃了!

    果然,她听到顺妃道:“将今晚守着琳琅阁外门的人杖责五十。本宫不要听见一丝痛哼声。”

    雁嬷嬷脸色变了变,然后回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杖责五十,娘娘这是……要这些人的命啊!

    雁嬷嬷一下就想明白了。顺妃恼恨这些人没守住外门是其次,主要是杀这些人给那些侍卫看的。

    这一下,谁还敢说什么?

    显然,顺妃并不是这么认为的。杀了宫女内侍,虽然暂时镇住了侍卫,但危机并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她相信,还有什么在后面等着。

    有人设局坏她名声,究竟是谁呢?是渐渐不忿的贤妃,还是别的谁?

    顺妃脑中飞快地思考着,试图理清今晚的事,但这事太意外太危险,她终究失了冷静,什么都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雁嬷嬷犹豫片刻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娘娘先前见的人太多了,又出了这一事,怕是会传到皇上那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