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感谢kssherry、thelionking、戰地妞妞的礼物~)

    郑衡受伤之后的事情,顺妃知道得很清楚。待听到章氏请闻州府衙缉拿凶徒时,她还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凶徒能找到,那才怪了。

    经这一次试探,顺妃便知郑衡身边没有护卫力量;再者,周典送来了郑衡先前比试的字画,仍是像花一样,的确是顺妃先前见过的。

    至此,顺妃对郑衡的怀疑便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不过,顺妃的心情并不舒畅,皆因她此行来河东道的目的,还没有达成。

    甘棠雅集只是个幌子,顺妃要做的事情实则有两个。其一是探知鸿渚体的消息;其二是试探裴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这两件事情进展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鸿渚体既在禹东学宫出现,那么必与禹东师生有关。这两日,顺妃除了派人暗中查探外,还以观才崇学之名,接见了不少禹东女学的师生,趁机见了她们的字画。

    却是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至于试探裴家态度一事,那就更让她郁闷了。

    在甘棠雅集结束后的第二天,裴家就有人来映潾别院拜访了。来的,还是裴家的族长夫人,裴光的妻子卢氏。

    卢氏的态度足够恭谨,送来的贺礼足够厚重,这令顺妃相当满意,同时暗想裴家果然知情识趣。

    只是,在卢氏笑意盈盈地告辞后,顺妃才反应过来。她竟没有从卢氏口中得到一点点裴家的实况,反而是京兆及宫中的情况,她透露了不少。

    经身边的嬷嬷提醒,顺妃才想起卢氏乃卢贯知的嫡长女。卢贯知是谁?永隆时的权臣,大权臣!

    现在的官员提到卢贯知,无不恨得咬牙切齿,却又不得不发自肺腑赞叹一句:“卢大人乃真宰辅也!”

    卢贯知的女儿,岂是简单的人?在见过卢氏之后,顺妃便知道,要想从裴家后宅得到什么隐秘,估计是悬了。

    种种不利,让顺妃心情颇为烦躁。在绕着映潾别院转了几圈之后,她才渐渐冷静下来,随即吩咐道:“传裘壤歌来见本宫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许多线索还是在禹东学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裴家书房内,裴定父子正在讨论着郑衡送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美丽的老人家裴光抚着长髯,叹道:“这小姑娘,真是个狠的。按照她说的去做,估计顺妃恨不得从来没来过河东啊!这等于还了十剑,这性子睚眦必报,我喜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定一阵无语。我喜欢什么的,这话真不好接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才道:“父亲,这不是睚眦必报。一般人被刺了两剑,都会想着怎么还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更别说是韦君相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昔日国子司业范瑞卿对韦君相说了一句“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”,结果韦君相转身便发难,一人单挑国子监四门六学,且门门皆赢,几乎让范瑞卿吐血三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