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小红带回来的,的确是宫中的消息,是来自紫宸殿的动静。

    消息指,皇上因招讨司平乱有功,对赵大均、叶雍等招讨司将领大加赞扬,并且多有赏赐。

    其中,同样也有裴定裴前叔侄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,既在裴家人的意料之中,也在他们的期许之外。

    在场的裴家人之中,裴前年纪最小、阅历最浅,到底按捺不住,追问道:“除此之外呢?还有没有更多?”

    裴光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道:“没有了,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裴前脸上没有什么,但是肩膀一塌,语气十分沮丧:“啊?就这样?旁的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的紫宸殿动静,为何还要小红飞一趟?这完全没有必要啊!

    裴先摇着鹅毛扇,状似很好奇地问道:“如此还不够?小钱儿,你想要听到什么消息?来给叔祖说道说道?”

    裴前张了张口,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叔祖,我以为,皇上会问罪叶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便是裴前所期待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在返回京兆的途中,一路都有小鸟给他们送来消息,对京兆的动态,裴前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知道京兆有一场大戏,直指的是叶家和王家,也知道小婶婶和皇后娘娘在观止楼见面了,目的同样是为了对付叶家。

    叶家发起了江南道这场动乱,在他的心目中,就是罪恶滔天,他原以为,回到京兆之后,皇上就会问罪叶家的……

    可惜,竟然是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虽然裴前面无表情,但是他的动作、他的语气,无不在大声告诉别人:怎么会这样?我很失望,很失望!

    裴光笑了,还是忍不住拍了拍大孙子的肩膀,给了一句安慰:“小钱儿,招讨司这才刚回到京兆呀。”

    不管叶家做了什么,现在的叶雍还是招讨司副使,就算皇上要问罪,也不会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况且,叶家是那么大的一个家族,叶献作为中枢重臣那么多年,本身也不是什么平庸无能之人,之所以这么乖顺地致仕,只是为了铺彻后路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皇上真的问罪,要将叶家拔起来的话,叶献和叶家怎肯坐以待毙?

    所以哪怕有了那场大戏,哪怕有了钱皇后相助,哪怕有司天监商易的星象预兆,皇上要问罪叶家,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裴前还想说什么,忽然门口方向有人插话了:“是啊,小钱儿,你刚刚回到京兆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,好好休息就好了。大嫂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插话的,正是从观止楼回到裴家的裴定,他身边,还跟着郑衡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……”王氏下意识接道,但是下一刻,她的声音提了起来:“呜,小五,你终于回来了,快让我看看,箭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五还站着呢?快快坐下!来人,快去我院中拿最好的金创药来!”

    “你院子中的药行不行啊?我已经让商行送来最好的了,还是用我的药吧……”

    裴前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个围绕着五叔的贵妇人,眉头都不由抽了抽。

    那个喊得破了音的贵妇人,是他温婉端庄的娘亲吗?那个满脸疼惜的贵妇人,是可以一掌拍飞彪形大汉的二婶吗?还有平时一分钱都不舍得花的四婶,什么时候花钱买的金创药?

    他也受了伤,也离家那么多个月了,怎么会没有人围着他来询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