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自然是想的,难以形容的想念,但听到裴定这样直愣愣地问,郑衡还真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伤……

    郑衡的目光落在裴定胸前,仿佛要透过宽大的衣袍看到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自然,什么都没有看到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见过底下的伤口有多重,知道即使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法好起来的,她甚至看不出他受过伤。

    见到她这个样子,裴定愣了一下:怎么阿衡看着他皱眉,满眼都是不赞同的样子?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后知后觉地补充道:“在京郊驻扎的时候,我让小钱儿帮我沐浴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招讨司队伍的确风尘仆仆,但是他也想到了一进京兆马上就要去见阿衡,所以特地沐浴过了,还换了新的衣裳。

    小钱儿也不知道去哪弄的,还把他的新衣裳都薰了香,闻起来冷香宜人,断没有尘埃味、酸馊味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才敢第一时间将阿衡拥入怀中的,也不知道她闻到没有,但是这个必须要重点强调的。

    娘亲和几个嫂嫂都说过的,臭男人是没有姑娘会喜欢的!

    阿衡不高兴,是因为这个……吗?肯定不是!

    裴定是多么敏锐的一个人啊,在他说完这番话后,见到郑衡的脸色没有舒缓,反而沉了沉,当即就知道自己猜错了。

    他脑中灵光一闪,暗自运功,额头的冷汗冒得更快了,他朝郑衡虚弱地笑了笑,哑声道:“阿衡,我有点痛……”

    郑衡脸色一变,再顾不得想其他,忙不迭将他扶坐下来,关切地问道:“可是伤口撞到了?你……你怎地这么鲁莽?”

    裴定没有说话,只是顺势抱着了她,将头靠在她怀中,声音渐悄:“阿衡,我好想你,我忍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在见到阿衡出现在观止楼之后,他心中的思念根本就忍不住了,只匆匆和赵大均说了一声先行回府养伤,就让裴前掩护他来了观止楼。

    他等不及回到府中,也等不及尘埃落定,他只知道自己恨不得立刻就见到阿衡,和她说说话,抱着她……

    嗯,这些,现在他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为了掩饰自己的身形行踪,免不了要运功扯动伤口,但这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郑衡感受着怀中的温热,默然片刻,同样也不再遮掩自己的情意,双手搭在了裴定肩膀上,轻轻摩挲了起来。

    终风早就退下去了,这一层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只剩下了裴定和郑衡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旦安静下来,旖旎情思便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,缠绕在彼此的眉眼中,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。

    此刻,郑衡站着,双手来回抚摸着裴定的肩膀,而他就这样安静地坐着,将身子往前倾,将头埋在了她的怀中。

    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个姿势略显怪异,或有人看到了,也会觉得懦弱,但是他却觉得无比享受和幸福。

    他用力吸了吸,鼻端嗅进郑衡的气息,心跳便越发凌乱了,放在她后背的手,也悄悄收紧了。

    想将她抱得紧一点,更紧一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