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郑衡下意识报以微笑,下一刻,便见到马车中人凤目蓦地变得更亮,似乎连那张病弱的脸容都散发着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虽然无一言无一语,但是谁都能看出彼此内心巨大的喜悦。

    郑衡看见马车中的裴定往外探了探身子,似乎要忍不住跳下马车,然而边上的裴前似乎说了句什么,让他止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裴定同样一瞬不眨地看着郑衡,两人目光缠绵交织,诉说着汹涌而至的情意。

    两人一上一下,遥遥对望,中间还隔着那么多百姓,还夹杂着那么多高呼,但是两个人中只有彼此,自成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在马车即驶过观止楼的时候,裴定终于回过身来,他朝楼上的郑衡挥了挥手,作出了一个口型。

    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郑衡点了点头,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目送着那辆漆黑的马车渐渐远离。

    她当然会等他,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就是为了等他。——她也等到了。

    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叶雍,忽而似有所感地,回头看了一眼裴定所乘坐的那辆马车。

    但是他只看马车帘被放下来,裴定那个总是面瘫的侄子还伸手正了正。

    应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裴定侄子回望了过来,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不知怎么的,叶雍心里有点发慌,一下子转过头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有想做什么,却有种被窥视抓个正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个时候裴前正在想:什么人啊这是,天天盯着他五叔有意思吗?幸好小婶婶在楼上,说不定叶家人又要想什么诡计了……

    不行,等会到家之后,就要马上告诉祖父、叔祖等人,得防着叶家!

    这会儿,郑衡想的,同样也是裴家,她在想是不是要去裴家一趟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着,在观止楼这里远远见千秋一面,知道他回来、知道他安好,那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见了这一面,反而更勾起了她心中的思念与渴求的。

    只是见一面,远远不够的,她想和千秋说说话,想和千秋近相对,就好像先前在招讨司营帐那样,朝夕都在一起。

    甚至,片刻都不想多等……

    郑衡按了按自己的胸口,素来从容淡定的眼神难得有一丝迷惘。

    原来,她也会有这么强烈的感情,也会对一个人有如此大的执念。

    呼……这究竟好还是不好呢?

    她此刻也难以辨别了,但她素来顺从自己的内心,跟着自己的内心去走,因此这样的迷惘怔愣也只是片刻而已。

    “主子,可要属下送您回伯府?”终风的请示,打断了郑衡的思考。

    赵大均等招讨司主要将领已经渐远了,虽然还有士兵陆续进城,但是两道的百姓最兴奋的时刻已过去,也在三三两两散去了。

    观止楼中的客人,也有大部分的人打算结账离开了,他们打算奔赴下一场热闹的地方了,譬如靠近宫城的酒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