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裴定斜看了裴前一眼,教导道:“现在还是在江南道吗?讲打讲杀的。就算你五叔我笑得再厉害,旁人也不敢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唇角勾了勾,凤目微弯,眼里俱是笑意。

    此去江南道平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还比预料中要好得多,而且即将回到京兆,可以见到阿衡了,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了。

    裴前的话语,在他看来大可不必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照顾旁人的情绪,而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和尚和,裴家和叶家,是彼此争斗不死不休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旁的不说,单说叶家那些在岭南道藏起来又被迫自焚的子弟,这笔仇恨,叶家必定会算在裴家头上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笑,叶家那一行人看到他都会心生愤恨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他更要多笑笑了。

    能在回京之前给叶家添点堵,他十分乐意!

    他再看了裴前一眼,笑眯眯地说道:“小钱儿,叶家那么下作想毁你小婶婶的名声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不能忍!”裴前急急大声说道,连忙拍胸口表态。

    是了,叶家那么下作,想往小婶婶身上泼污水,幸好小婶婶提前离开,幸好他那美艳温柔又强悍无比的小婶婶更胜一筹,不然……

    裴前忍不住往叶雍方向再看了一眼,那双和裴定非常相似的凤目已升起腾腾杀气。

    小婶婶是为了五叔才会来江南道的,五叔是为了他才来的江南道,换句话来说,小婶婶是因为他才来的江南道,差点就遭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笑,五叔,拼命笑!笑得憋死叶家那些人!”裴前认真说道,突然都很想去扯自家五叔的唇角,好让其笑得更明显一些。

    气死叶家人最好,他就喜欢看到叶家人满腹怨恨又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不远处的叶雍猛地放下了车帘,脸色变得铁青,胸口剧烈欺负着,显然怒极。

    他目力极好,自然看到了裴定叔侄那肆意开怀大笑的样子,这一幕异常碍眼,他却奈他们不得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这对叔侄在笑什么,但是一想到京兆送来的消息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这对叔侄肯定在嘲讽叶家。

    可恨,这次还是棋差一着,没能对裴家有任何损伤!

    “相公,您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马车内的王昑看到叶雍脸色铁青,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叶雍平息着自己的怒火,试图冷静下来,摇头道:“无事。我只是想到京兆的局势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昑听了,也默然片刻,斟酌着道:“相公,这一次是我们失策了。郑衡应该在行伍出发之时,就已经脱离了。”

    京兆叶家失利的事情,王昑当然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得知那么一个结果,她当然大为扼腕。

    郑衡明晃晃出现在招讨司军营中,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把柄,她都不知道京兆的人是怎么办事的,非但没能对付得了郑衡,还让叶家陷入了泥沼之中。

    想到那出大戏,王昑就头痛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己嫁给了叶雍,就意味着叶、王两家的命运关联在一起,但是她真的不想王这么早就牵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