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商易将那一行简短的字看了又看,用手细细摩挲着上面的字形。

    最终,他长长叹息了一声,将这书信点燃投入了火盆中。

    火光映照着他枯白的头发,明明暗暗中,他神色似悲似喜,一时难以辨清。

    在书信成灰烬之后,他喃喃自语道:“娘娘,我欠你的最后一件事,已经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站了起来,袖子一挥,火盆滚了几圈,里面的灰烬霎时飞扬四散,还有点点随风飘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顺着飞灰,看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唯有夜至安天至阔,群星才显明亮,乃至熠熠璀璨。

    群星光芒越盛,帝星的光芒便越黯淡,此消彼长,世有更迭。

    此乃星象所示,大宣朝气数已尽,非人力所能改变,他知道天文,却不懂朝堂……

    但是,有人懂的。

    他做了想做的事情、该做的事情,剩下的,便交给懂的人了。

    商易不知想到了什么,唇角勾了勾,脸上的皱纹更明显了,但整个人看起来却十分轻松。

    仿佛如释重负,自始一身轻。

    建章大街的永宁伯府长见院,郑衡半眯着眼,无意识把玩着手中的闲章。

    她长发散落下来,脸上不施粉黛,异常艳丽的脸容,有着不符合其年纪的深沉。

    萃华堂的人已经来禀了,她已得知司天监商易、副监林孤鸿等人已进宫,还得知了至佑帝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看来,商易已经按照她的的要求去做了。

    商易答应她的第三件事,在她活了两辈子之后,终于完成了。

    现在,商易已经不欠她什么了。

    前一世,她对商易有活命之恩,商易曾死誓允诺过她三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,是助她灭了京兆郑氏一族;

    第二件事,是助她弑了开熙帝;

    第三件事……前世直到她宾天,也没有用到商易帮她做第三件事。

    在弑了开熙帝之后,她扶持年幼的至佑帝登基,随后临朝听政十年,什么都不缺了,也没有什么遗憾了,当然再也用不着商易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想到,她还能重新活一次。

    那么,她和商易的约定,商易所欠她的第三件事,便可以还上了。

    这第三件事,比先前两件事还简单得多,那便是对付叶家了。

    叶家是江南道累世大族,子弟众多、声望隆崇——不过那都是江南道动乱之前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叶家,泰半的子弟已死、族长已被罢官,只剩下一个白骨鲜血堆砌出来的叶雍,尚缺用力一推就能倒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,谁来用力、谁来推倒,那就大有讲究了。

    此事由裴家来做,当然不合适,已有一个叶家殷鉴在前,皇上对裴家这个河东大族已心生忌惮了;

    由旁的人去做,力量又不足够……

    郑衡想来想去,最终想到了司天监商易。

    商易呀,所欠她的那一件事,终于有机会还上了。

    欠人的滋味并不好受,想必现在商易还上了这件事,想必心里会很轻松吧。

    终风立于一旁,恭敬地禀道:“主子,商易向皇上所禀告的星象乃是荧惑守心,指向了江南道叶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