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这一时刻,裴光兄弟的想法和郑衡的高度重合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对方所想,但不得不说,这种重合,或许也正是郑衡与裴家相处得十分融洽的原因。

    对郑衡来说,她还需要想想的事情,那就代表着当下还不会做,也没有到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以她的性格,现在是不会将这些想法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此,面对裴光等人的疑惑,她这样道:“皇上被叶家所蔽,钱皇后便是最合适拿掉这一叶的人。皇上见到了、听到了叶家的狼子野心。叶家,自然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仔细想来,叶家也算几次死里逃生了。

    最近的这一次,以江南道百姓累累白骨,成就了叶雍的声望,才能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德之所倚,绝非叶家这等奸恶之徒,她就不信,下一次叶家还会那么好运。

    “小五媳妇,你连日来急赶很辛苦了。既然钱皇后已经回信应承,那你就先歇息歇息吧。小五快回到了,也不差这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裴光看到郑衡眼底的暗青,才明白为何自己老妻拧着自己耳朵,再三叮嘱他不要耽搁小五媳妇太多时间,勒令他让小五媳妇多多歇息。

    自家人才心疼自家人啊。

    从江南道到京兆,不仅破了叶家的局,还反将了叶家一句,小五媳妇殚精竭虑,可不就得好好歇息吗?

    郑衡点了点头,承下了裴家人的心意。

    但是回到长见院之后,她却始终没有停。

    局势瞬息万变,尤其是在千秋即将返回京兆的时候,她绝不会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给钱皇后的回信已经通过萃华阁送出去了,想来已经到达其手中。

    她相信钱皇后的本事,一旦其下定决心,事情就能做成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从能力还是从心性,至佑帝远非钱皇后的对手,若钱皇后真的用心对付,至佑帝只会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只是,将外面的大戏告诉至佑帝还远远不够,让其认清叶家的真面目,这只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要彻底击败叶家,真的解决国朝危局,只靠钱皇后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必须还有其他助力,雷霆万钧那般的助力才可以!

    这一夜,长见院的烛火一直都没有熄灭,郑衡倚靠在床头,始终没有合眼。

    直到晨光熹微,她才长长舒出一口气,然后匆匆起身写了一封书信,依然送去了萃华阁。

    看来,那个人她得用了。

    而在坤宁宫中,情况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坤宁宫的大姑姑金锭已经剪了好几次烛花,直到下半宿,钱皇后才歇下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一起来,钱皇后对金锭说道:“紫宸殿那里的人,可以动一动了,将宫外那场大戏,传到皇上耳中吧。”

    金锭低眉垂首,恭敬地应道:“是的,娘娘。”

    宫外那场戏,坤宁宫上下早有耳闻,但是想来这样的戏文,是没有人敢在紫宸殿说的。

    娘娘这是要将宫外的风吹进紫宸殿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