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感谢咿呀咿呀哟丫丫的平安符,感谢戰地妞妞、悦薇草堂0720、thelionking的礼物~)

    送郑衡回去的,是一个身形纤细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负着郑衡,飞一般在夜里行走,在永宁侯府附近,她们追上了侯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其时,章勇不断甩着马鞭,想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府中。他身后的马车厢,车帘子破破烂烂的,隐约可见三个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见到这些,郑衡略松了一口气。幸好,大家都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郑衡听到身下的姑娘嘬了几个轻微口音,像风吹叶子的声响。随即,她便听到盈真唤道:“勇叔,请停一下马车,姑娘……不大舒服。”

    接着,章勇“吁”的一声,便让马车停了下来。趁此机会,郑衡便由那纤细婢女带着,飞快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当马车再次动起来的时候,马车上依然只有三个人。所不同的,这一次在马车上的,是真正的郑衡。

    朦胧月光中,盈真双眼通红,带着颤音唤道:“姑娘,您……”

    郑衡看了看这两个饱受惊吓的婢女,出言安慰道:“没事了,你们受惊了,你们什么都不用说。此事我会同祖母细说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摆了摆手,闭目不语了。

    她脑中一直在想的,是那个婢女身上的两处剑伤。——这两处剑伤,本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。若没有裴定,若没有裴定的属下……

    她必将深受皮肉之苦!

    那两处剑伤虽不致命,却相当深,可见来人是精心计算过的。郑衡想必那一瞬间必是杀气满溢,只是为了试探是否有守卫;然而章勇及盈真等人却没有受伤,又可见来人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也是,暗算是一回事,若真出了人命,还是因为赴顺妃晚膳而出的人命,那么就会留下不少手尾。魏羡出手,果然细致周详,她算漏的,大概就是千辉楼了。

    不知这一次试探,魏羡可满意了?但郑衡相当不满意,她心中怒火翻腾,越来越炽烈,脸上却越来越平静。

    郑太后,心情不怎么美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章氏一直在佛堂等着郑衡回来,待听到郑衡受伤后,她几乎是跑着来到长见院的,身子因为紧张担心而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衡姐儿只是去一趟甘棠雅集而已,怎么会受伤呢?

    她来到郑衡寝室的时候,只见郑衡脸色苍白,正虚弱地倚靠床头,而床边替换下来的衣衫,则带着大片血迹,还似有破损。

    一瞬间,章氏心如刀绞,她想起了宁氏。宁氏那会儿也是如此虚弱,强撑着力气,切切恳求她照看一双儿女。若是衡姐儿出了什么事……章氏真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郑衡朝章氏笑了笑,低声说道:“祖母……我有事单独与祖母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