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由坤宁宫所送出的书信,很快就送到了观止楼,被送到了郑衡的手中。

    看罢书信,郑衡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对钱皇后的决定,一点也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当初钱家出了一个皇后,已经走错了一步,那会儿她就已经反对了,但是那会儿钱罐子笑嘻嘻地说道:“娘娘,钱家出了一个皇后,焉知这不是钱家的幸运?您就下旨吧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钱罐子和钱家做下决定,大部分原因与她有关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临朝听政,朝臣虽然不敢在她面前说身吗,但是暗地里也不乏“牝鸡司晨”的指责之语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,对她不会造成什么困境危局的话语,于她而言都是耳边风,徒增凉意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关心她在意她的人却不这么想,纵是凉风,若是多了,也会让人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譬如钱罐子就是,他最听不得这样的话语,总想压下这些话语,想让她走得更顺畅一些,便想方设法为她增添助力。

    一个皇后,一个聪慧的,又和皇上青梅竹马的皇后,对她来说,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再者,钱罐子和钱家相信她,相信皇上由她所带着长大,必会承她志,于国祚有益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天不假年,她年纪轻轻就宾天了呢?

    钱罐子和钱家的帮助、相信,都已经打了水漂了,倒如今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幸好,现在她还活着,还能纠正钱家先前的错误。——她所看中的钱皇后,也没有一错到底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谁能无错?错而能改,及时止损,这便是聪明做法。

    钱皇后在冷宫三年,出来后又几年,至今才想明白了,终于走出了对的一步。

    这,真的是幸事。

    裴光看着郑衡脸容上大感欣慰的微笑,再看了看手中的书信,随即直接求问:“小五媳妇,这……这没错吧?”

    这太玄幻了,都完全不符合裴光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小五媳妇是很厉害的,在宫中的布置要比裴家还深,但是深到能改变一朝皇后,这……完全不是惊喜了,而是惊吓了!

    郑衡已经很习惯“小五媳妇”这个称呼了,在前去江南道之前,裴家众人还会不自在地“咳咳”转一下,重新唤她“郑姑娘”,现在……

    连转折都不用了,就直直唤她“小五媳妇”,好像她已经嫁到裴家了一样。

    因此,她老神在在,很平静地说道:“没错的,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倒也没有什么不对……裴光俊美老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了一下,随即才肃然道:“没什么不对,就是最大的不对。虽然皇上的确很操蛋,但毕竟还是皇上,钱皇后……只有皇上还是皇上,她才是钱皇后……”

    边上的裴先也附和着点点头,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鹅毛扇。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上,他也赞同自己兄长的,钱皇后要将皇上拉下来,听起来就不怎么靠谱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裴家人能接受常人所不能接受的东西,但也要问个清楚明白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