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钱皇后最后沉默地离开了紫宸殿,在走下台阶的时候,她突然踉跄了一下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金锭飞奔上前,牢牢地搀扶着她,急忙道:“娘娘,您……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锭这才发现自己娘娘的脸色是如此难看,惨白惨白的,似一点生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钱皇后咧了咧嘴唇,想说自己没事,却发现喉咙干涩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只是抿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金锭还是很担心,但是也不再说什么了,小心翼翼搀扶着钱皇后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之后,钱皇后突然停了下来,然后转过头来,静静看着紫宸殿。

    紫宸殿依然巍峨高大,是皇宫中威严的象征,是百官朝望的中心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往日她需要仰望的紫宸殿,在她眼中渐渐低矮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,她微微垂目,觉得自己正在俯视着紫宸殿。

    金锭稳稳搀扶着钱皇后,满脸担忧,却什么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钱皇后才轻拍了拍金锭的手,转过身道:“回去吧。

    紫宸殿,若是有可能,她以后都不想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坤宁宫之后,钱皇后就病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病,浑身没有什么力,只想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就连三餐都不定时了,有时候只动了几筷子,就再也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金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想了又想,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娘娘,您这是何苦?为了皇……值得吗?”

    金锭咬了咬唇,脸色有些白,心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么直接说皇上的不是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若是细究起来,一个“以下犯上,侮辱皇家”是绝对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钱皇后闻言怔怔看着金锭,见到对方发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,一阵恍然。

    金锭在害怕,但是金锭还是说了,说为了皇上不值得。

    是啊,当然不值得,但她也不知道怎么对金锭说,她也不是为了皇上……

    只见金锭好像豁出去一般,继续道:“娘娘,当年奴婢曾听太后娘娘说过,倘若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爱惜,也没有别的人会爱惜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金锭苦口婆心的话语,钱皇后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她的眼泪便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……”金锭慌了,心下懊恼自己将话说得太重了。

    娘娘那么想念太后娘娘,她却故意提起来太后娘娘,那岂不是让娘娘更伤心了?

    钱皇后抹去眼泪,撑着坐靠在床头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。

    “金锭,本宫没事。本宫并不是为了皇上,只是还有些事情没有下定决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或者应该说,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,只是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些失望而已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,总要去面对的。

    既然……她已经在紫宸殿得到了答案,也该去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钱皇后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金锭,扶本宫起来吧。拿纸币伺候,本宫要写信。”她这样吩咐道,伸手让金锭把自己搀扶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