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世事便是如此,当一个人不喜欢另外一个人的时候,觉得对方连存在都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至佑帝这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听到钱皇后提出要去江南道,第一时间想的,并不是钱皇后此举会为皇族带来颜面,会稳住国朝的局势,而是怀疑钱皇后的目的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,钱皇后提出前去江南道做什么?当真是慰民吗?还是有别的打算?

    就算她是前去江南道慰民,他也感到极为震怒,觉得钱皇后市恩于百姓。

    这是对他帝王权力的挑战,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

    “……”钱皇后张了张口,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皇上的胸口剧烈起伏着,显然内心震怒无比——然而,这震怒来得是如此荒谬无稽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皇后,夫妻本是一体,她前去江南道安抚百姓,难道就不是在替皇上施恩布泽吗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皇上怎么会想不到?

    不,皇上肯定想得到!皇上会有这样的反应,只是说明皇上极不喜她罢了。

    皇上对她的一切,都持着怀疑态度。

    从当年母后宾天时起,在她为母后力争美谥的时候起,他就已经厌恶了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已不在乎他是否厌恶她了,她只是想知道,皇上对江南道的动乱有什么样的后续处置。

    她默然片刻,然后道:“皇上,您误会臣妾了,皇上既然不想臣妾前去江南道,那么臣妾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她如此乖顺,至佑帝的神色舒缓了一些,仍旧语气冷淡:“皇后,你此来到底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钱皇后来就是为了提出江南道,夫妻多年,正如钱皇后了解他那样,他对钱皇后也并不是毫无了解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的,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,总会先抛出一个不是真正在意的事情,以便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钱家惯会打算盘,从钱家出来的人,就算是姑娘家,也沾染了商人那一套。

    不管她会说什么,他都打定了主意,绝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战后重建需要朝廷大力支持。臣妾此来,是为了向皇上举荐一个人的。”钱皇后继续说道,仿佛没有发现至佑帝不悦的态度。

    举荐一个人?

    至佑帝眉头更皱了,语气似含了冰渣子一样:“皇后,你这是要干政?”

    后宫不得干政,这是自厉平太后宾天之后,就深深刻在至佑帝脑海中的话语。

    经由厉平太后,他知道了世上有些女人,在对待权力上,论手段、论心狠,其实丝毫也不逊色于男人。

    他害怕女人执掌皇权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,也无比忌惮于此。

    在他后宫里的女人都十分明白这一点,就算当初极为得宠的贤妃、德妃,也不敢在他面前提及朝事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钱皇后竟然说要举荐一个人?

    至佑帝盯着钱皇后,想从对方那张端庄贤淑的脸容上看出其心思来,可是,他什么也看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