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钱皇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观止楼的,只知自己内心如翻江倒海,难以平息。

    直至回到了坤宁宫,她脑海中始终还是那个画面。

    郑衡就站在她跟前,双手背在身后,缓慢而坚定地说出那句话。

    那句话,每一个字都仿佛夹杂着泰山之力,重重地砸在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另择明主,这足以诛九族的大罪,郑衡竟然就这么明晃晃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是在她这个皇后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不能说是有所倚仗和底气了,而是无法无天的愚蠢。

    郑衡真的不怕被诛九族?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?

    钱皇后不知道答案,比起答案来,她更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因为,在听到郑衡这些话后,她除了觉得震惊除了觉得其胆大包天之外,竟然就没有更多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什么诛九族,什么不能容忍,根本就不存在在她脑海中。

    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将郑衡问罪,哪怕对方说出的话语有多么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在那么一瞬间,她脑中甚至闪过一个念头:那么,择谁呢?

    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    由此可见,她内心最深处,其实是跟着郑衡走的。

    就算郑衡不说出来,她自己,迟早有一日也会这样问自己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后,钱皇后脸色顿时灰败了不少,看得金锭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娘娘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金锭没有在房间内时候,并不知道钱皇后与郑衡说了什么,但是钱皇后此刻的样子,如同雪中枯草一样,仿佛连生机都没有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状态,比当初入冷宫的时候更差!

    郑家姑娘到底与娘娘说了什么,为何娘娘会这个样子?

    钱皇后连手都不想抬起来,只微摇头:“本宫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很累,前所未有地累,只想长睡不醒,什么都不想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疲惫间,她放任自己的思绪,肆意随着郑衡那句话想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要另择明主的话,她能择谁呢?

    她和母后一样,不曾诞生育自己的孩子,但是皇上,是有不少孩子的。

    德妃诞下了两个皇子,贤妃也曾诞有皇子,还有其他嫔位的人……

    仔细数来,皇上有六个皇子,而且年纪都很小,最大的皇子,比当初皇上登基的年纪还要小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年纪再小,她也不敢选择这些皇子。

    就连母后这样的人,所扶持的皇上最后都变成了这样,殷鉴在前,她怎么敢选?

    可是,除了这六个皇子,皇族……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当初开熙帝杀了一批皇族,四王也杀了一批皇族,母后又杀了一批皇族,除了这六个皇子,大宣皇族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……”金锭充满忧虑的声音唤回了钱皇后的神智,等她惊觉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,脸上更是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她连皇上身后的事情都想到了!那么,那么她的选择……

    难怪郑衡敢在她面前说那些诛九族的话语,莫不是其早就预见到自己的选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