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感谢kssherry的平安符,感谢雷叔往事、戰地妞妞、thelionking的礼物~)

    晚膳过后,顺妃便离开了。据闻,她住在城南映潾别院,是河东观察使谢澧时亲自打点的住处。

    顺妃离开的时候,再一次赞许了甘棠雅集及裘壤歌,自然提及了三位随行的姑娘,道本宫这一趟见到诸位姑娘的才学实是心喜,云云。

    直到她上了马车,她都没有对郑衡有什么特别表示。

    若要说有什么不对,那就只有顺妃身边的宫女了。——她看向郑衡的次数似乎多了点。

    仔细说来,顺妃宫女的目光掩饰得很好,但郑衡是何等敏锐的人?甚早就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顺妃放弃了千辉楼中的试探,究竟想做什么呢?

    郑衡不得而知,再观贺德与裴隋珠等人,她们在等候着各自的马车到来,俱是笑语晏晏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此平静如此正常,却没能让郑衡减少丝毫疑虑。她总觉着,今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,一定会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千辉楼的胖掌柜出现了,笑呵呵地对众人说道:“小人差点忘了,贵人已给诸位留了手令,诸位就不必担心宵禁了。”

    宵禁!对了,现在已经是宵禁时间了,各处街道已没有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郑衡猛然反应过来了,若顺妃想要做什么,必会利用自己返回侯府这一段路!

    她先前没有想到会在千辉楼用膳,身边只带了盈真、盈实两个丫鬟并一个车夫章勇。章勇是章氏从承兴伯府带来的陪房,为人老实可靠,这是不用怀疑的。

    换作平常倒没有什么,但现在看来,她带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身边没有任何护卫的力量!

    可能会危险!这可怎么办?她不断思量着,目光掠过不远处的裴隋珠,仍是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倒宁愿与裴隋珠一路,以便有个照应。但裴家在城西,而永宁侯府在城东,一点也不同路!况且,她与裴隋珠演戏在前,现在倒不便一同走了。

    那么,便只有贺德了……

    郑衡斟酌着如何开口,马车突然坏了的借口,能说得过去么?

    只是,尚未等她定下主意,盈真便将领来的顺妃手令递了过来,边细声说道:“姑娘,这便是通行手令。”

    这通行手令,其实就是一张纸,上面应该盖着顺妃印鉴,以便在宵禁时通行。——郑衡没有多想,随意接过来便打开了。

    待郑衡看清这通行手令的时候,动作却顿了顿。她慢悠悠地将这手令折起来,询问盈真道:“这手令,是那个掌柜亲手给你的?”

    盈真不明所以,点点头道:“是掌柜所发,奴婢见别人的都是这样的,姑娘,可是这手令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盈真说到最后,语气立刻紧张起来,生怕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不,这手令很好。”郑衡回道,安抚地朝盈真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