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感谢thelionking、戰地妞妞、zhangyan1106的礼物,我继续努力~))

    站在贺德旁边的那个姑娘,正好看见了裴定的动作,不由得瞪圆了一双凤目。

    五叔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怀疑自己看错了,忍不住用力地眨了眨眼睛。可是她再看过去时,仍是看见裴定在重复那样的动作——那是裴家人才看得明白的意思,表示求助。

    求助……五叔现在站在顺妃身后,和众人一样都看向那个郑姑娘。

    五叔的意思,是让我为那个郑姑娘解围?

    她一瞬不瞬地看着裴定,直见到裴定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,心头才恍然:她没有看错,五叔真的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她眼中染上了一丝苦恼。原本她还打算看好戏来着,如今竟然要掺进这趟浑水中。顺妃摆明了要亲眼看郑姑娘的字画,学宫管事还备好笔墨了,她怎么为郑姑娘解围呢?

    她忍不住再次看了看裴定,然后看到他的手势变了变。五叔的意思是……裴?

    她瞬间便明白了。也是,在河东道这里,要有说什么能够即时成为所有人焦点的,那就是裴氏嫡枝了。她已经来禹东女学一段时间了,还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呢!

    她看了看身边的贺德,见其眼中有无可隐藏的不忿和钦羡,顿时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她不着痕迹地往贺德方向移动了几步,作出了一脸讥诮的神色,不屑地说道:“这哪是什么才学非凡?她那幅字画我在明伦堂看过,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不高不低,正好能被周围的姑娘听得清楚。随即,好几个姑娘都诧异地看了过来。在这个时候,竟还有人敢说话,而且还是质疑顺妃娘娘的话语?

    贺德看了看身边的姑娘。她记得,这个姑娘姓裴,据说是裴氏旁支的姑娘。但这姑娘竟在明伦堂看过郑衡的字画,那么这个身份就有些可疑了。她恍惚听谁说过,祭酒大人还曾问起这姑娘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贺德眸光流转,笑眯眯地看向这姑娘,状似好奇地问道:“你见过郑衡的字画?怎么可能是投机取巧呢?祭酒大人和窦首座是极为称赞的。你会不会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这姑娘听了,腮帮子便鼓了起来,气呼呼地大声反驳道:“我怎么会看错呢?那就是投机取巧,怎么算得上是才学呢?我真真是不服!”

    她似是气愤难当,说罢这些话是时候,脸色都涨红了,还忿忿地看了郑衡一眼。【ㄨ】

    因为顺妃要考究郑衡,大樟树周围本来就很安静,这姑娘的牢骚话语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就连顺妃都注意这动静了,颇为不悦地看了看裘壤歌。

    当即,裘壤歌说道:“吵吵闹闹的,成何体统?顺妃娘娘在这里,你们不得喧哗!”

    贺德乖顺地低下了头,那姑娘似是心头火难消,竟迎上裘壤歌说道:“回首座的话语,学生刚才在说郑衡字乃投机取巧,学生并无喧哗。”

    裘壤歌没有想到这姑娘会这么大胆,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顺妃才将目光放在这姑娘身上,仿佛很感兴趣地问道:“你是哪一家的姑娘?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