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感谢大家给我的打赏和推荐!原本是计划祝大家元宵快乐的,但……过年以来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,正在努力适应,请大家原谅。【ㄨ】绝不会坑的,我这么珍惜这文,怎么舍得坑?我只想写得好一点……请大家等等我。)

    集善街,裴定自是知道的。事实上,闻州世家大族,就没有多少人不知道集善街的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这街道是因善而集,最先是因为闻州大儒韩籍在这里资学,后来渐渐发展成善长人翁多居于此,便有集善街之名。

    善,人人上出也,吉也。尽管不可能人人为善,但身为人,心底总会对善有一种的向往和敬意。

    因此,为善者集居之地,便在闻州有了不一样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虽然没有显赫的权势,但得到了闻州百姓的敬意和维护,这里可以说是闻州的一块净土。没有人会在这里闹事,就连闻州府和河东观察府都对这里看护有加。

    虽则在裴定看来,集善街也有不少问题,但到底有故蕴在,比闻州其他街巷好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裴定所知的集善街,为何郑姑娘特意提到这里?她说的帮忙,是什么忙?

    郑衡没有再犹豫,轻轻挽了挽袖子,以指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画起来,将她想说的清晰地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季庸,在集善街。

    这是郑衡写下的字,是她从暗卫那里得到的消息,也是她想借助裴家的势力打算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暗卫和季庸都困在了集善街,另一组暗卫也出了事,那么她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先找到季庸、将他救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暗卫为何会和季庸在一起?季庸到底是因为什么事离开禹东学宫?孟家之事,与季庸离开又有何关系?这些疑问的答案,关键就在季庸。

    况且,孟瑗现在还在永宁侯府,她既答应为其找到季庸,便不会食言。

    裴定看清楚这些字后,眼眸微微一缩,惊愕再也藏不住了。裴家和朝廷发散人力都没能找到的季庸,她怎么会知道集善街?

    他看着郑衡缓缓倒出茶水泅过那些字迹,久久没有说话。——太多震惊疑惑,反而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郑衡知道裴定的惊讶,却笃信裴定不会怀疑这事的真实性。不管在她还是在裴定看来,她都没有拿这事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至于这事她是怎么知道的,她无可说。但如此一来,裴定必是心中有疑,或许她以后都会被裴家所关注了。

    无妨,哀家写出鸿渚体后,就已料到日子不会平静了。多裴家的关注,倒也没有多少问题。

    裴家,总不能入永宁府后宅来关注她吧?

    裴定看着眼前漂亮的姑娘,总觉得她眼神太空了些,好像什么都没有。说起季庸下落这样的大事,能不能别像说今天的茶水很好喝一样?

    裴定此刻最大的感觉,竟然是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淡定,颇为心塞。

    他为郑衡拿过另外一个茶杯,又为她斟了茶,才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这消息的真假,也没有问这消息的来处,只是好奇为何郑衡会将这个消息告诉他。毕竟,他与她只在明伦堂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就连他的名字,他都没有在明伦堂说出来。郑姑娘是知道他的身份,还是将他当作一个普通学兄?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学兄,那么拿季庸的事情也没办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