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几乎断网了十天,终于回到广州了,恢复更新。其实我不太敢看书评区,请大家尽情砸砖吧,我不躲~~感谢大家!对不起大家!)

    裴定站了起来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郑衡朝他走近。

    他身形修长,而郑衡尚未长开,他只能目光朝下,才能与郑衡平视。

    目光朝下,却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眼中那一丝惊愕也恰到好处地藏了起来,目光就只有平和。

    平和,就像看着一个熟稔老友朝他走来一样。

    有人白发如新倾盖如故,在这个时候,裴定竟然会想到这样一句话,脸色变有了一点异样。如新如故,不过是对着一个见了几次面的闺阁姑娘?这太怪异了。

    然而更怪异的,是郑衡。

    她令章妈妈和盈真留在楼梯处,只身一人走近裴定,而且脸上没有任何娇羞的神色,就好像裴定是熟悉的邻家兄长一样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头,仰看着裴定,开口唤道:“见过学兄,我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仰视着裴定,明明说着客气话语,却令裴定身边的既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就好像……她是站在台阶之上,并没有比五少矮多少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裴定本人感受得更加清晰。他故意压下目光,就是为了迁就郑衡、与她平视,却恍觉此刻不需如此。

    眼前这身量不高的姑娘,其实与他并无高低差别。

    非关身量目光,势所然也。

    在一个小姑娘身上感到“势”,让裴定心中惊讶不已。他以为,这样永远不会低于人的气势,须得几十年的历练、又须得是高位之人才能有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这个小姑娘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随即,他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既会鸿渚体,能挥就鸿渚体那种山河重压的气势,还能写出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旧是山河”之句的人,有这样的气势,也不是什么难解之事。、

    他朝座位上伸了伸手,笑吟吟道:“郑姑娘,请坐。”

    待见到郑衡落落大方地坐下,他的笑意更深了,朝既醉看了一眼,然后既醉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起,诺大的四楼,就剩下裴定这一桌了,还是只有年轻的一男一女两个人,仆从都退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章妈妈见到这一幕,声音提到了嗓子眼,几番欲言,却在郑衡淡淡回望一眼后,又止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裴定已在为郑衡斟茶了,末了还将碧绿茶盏推至郑衡跟前,表达了请她喝茶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到裴定的动作,郑衡笑了笑。她此刻所想的,竟然是感叹河东民风。——比起她昔日治朝下的京兆,还宽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到底是民风宽松呢?还是无暇顾及?——她想到了千辉楼外的流民,这么多的流民在河东最繁华的地方,其实就不太能有严苛的礼教风防。

    衣食足,方能知荣辱。然而,河东又是大宣文地,知礼收礼必是民风基础,如此一来,又太矛盾了。

    河东的许多事情,都太矛盾了。为何会有这样的矛盾?短短三年,河东为何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裴定看了看郑衡: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想些什么,竟令得周围气氛为之一凝。
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就听得郑衡小声问道:“学兄,先前我看到了一幕争吵,有诸多不解之处,故想向学兄请教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刚才黄媚与顾贞的争吵说了出来,末了问道:“学兄,我在佛堂三年,已不知府外事,请学兄解惑。“

    这一下,裴定动作顿了顿,眼中的疑惑便藏不住了。这个小姑娘,竟然想知道河东的局势!

    一个小姑娘,一个刚刚出孝的小姑娘,所询问的,不是别的事情,竟然是河东的局势!这正常吗?

    太不正常了!

    换作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询问,首先想到的,会是郑衡患了失心疯。但幸好,裴定并不在“任何一个人”行列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