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呃呃,迟来的,请大家见谅。今天就是除夕了,祝大家红红火火!当然,明天年初一肯定会更新的!特别说一下更新问题,如果早上七点木有更,那么就会在晚上八点更,谢谢大家这一年的陪伴!谢谢!)

    闻州,是河东七州之一,也是河东七州之首。因为河东道观察使府就设在闻州,河东卫的驻扎地,就在闻州郊外的稷山里面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闻州是河东道的军政要地,而千辉楼,位置就在城中心的礼元大街,其布局结构和京兆的太始楼相似,但它的规模更大,足足有七层。

    其热闹,自是不用多说,远远就听到了一阵阵鼎沸人声,大楼里面不说熙熙攘攘,却真正是座无虚席,许多时候还要等上一会儿才是。

    楼层越往上,花费便越高,客人就越少。

    从热闹程度这一点就可以看出,千辉楼和太始楼本质上还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太始楼是京兆权贵聚集的地方,极少有人声鼎沸的时候。而千辉楼,很明显比太始楼更包容,除了权贵之外,还有许多商人百姓。

    在千辉楼这里,权贵和百姓的等级没有京兆那么分明。

    这种包容的热闹,便于各种消息的流通,这正是郑衡想要的。

    她选择在三楼落座,不高不低的楼层,没有一、二楼的喧嚣吵杂,也没有再往上的清静幽雅,对她来说刚刚好。

    尤其让她满意的是,掌柜为她带领的位置在窗边,可以俯瞰热闹的礼元大街,可以察看往来的百姓人流,可以……管窥闻州的吏治民生。

    这是闻州最热闹的地方,这是集中了最多权贵、又汇聚了最多穷苦的地方,同时,又是最多普通人的地方。,从这三类人身上,郑衡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闻州千辉楼这里,她作为郑衡,看到的东西,和以往作为郑太后在太始楼看到的,几乎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以往她去太始楼的时候,虽然是微服而至,但无论是身侧跟随的官员还是暗处隐匿的侍卫,都无形彰显了她作为一朝太后的威势,也使得她看到的事情不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在这里,她只是一个普通姑娘,千辉楼不会因为她的到来而事先清场,礼元大街也不会因为她而作掩饰改变,一切,入她眼睛的,就是它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俯视着窗外的礼元大街,郑衡眼神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原来,这就是闻州,河东诸州之首的闻州,原来就是这样。”郑衡内心暗道,脸上现出了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空茫。

    山河仍在,山河不朽,而她早已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哀家真正的尸骨,早已经腐朽了吧?但她灵魂仍在。

    以不灭的灵魂,来感受这不朽的山河,这大概是她得天之独厚,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机缘。——此刻她心情复杂得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再细细看时,才恍觉,其实山河仍在不代表着山河不朽。起码,她现在眼中所见的闻州,和她印象中的闻州已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礼元大街上出现了不少流民,他们穿着破烂的衣服,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,伸手出去讨乞时,脸上的神色是麻木的,或者说,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流民,已对他们这样的方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而流民所过的商家对此眉头也不皱一下,只是恶言恶语地赶走他们;那些衣着光鲜的百姓经过时,并没有对流民多看一眼,最多是侧身避过。

    闻州是富庶之地,怎么会出现这么多流民?流民从何而来?为何官府没有安置?为何百姓们对流民如此……无视?

    看起来,这样的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发生了。这就是顾运玉所治理的闻州?顾运玉素有才干,她擢他为闻州刺史的时候,对其抱有很大信心的。

    就算顾运玉没有及时安置这些流民,那么爱民如子的赵衍又在做什么?河东道观察使府就设在闻州,没道理身为观察使的赵衍没看到这些流民?

    从流民安置,就足以看出闻州的风气吏治了。这样的闻州,和她三年多前所知道的不符!

    三年而已,不足以说荣誉兴衰,但闻州出现这样的流民状况,还是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闻州吏治,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!

    吏治,从来就不是独立的,见微而知著,闻州尚如此,那么河东道其他州呢?河东道以外的九大道呢?又如何?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心里倏然大惊,脸色也变了变。

    章妈妈见到她的脸色,还以为郑衡在担心那几个人,便说道:“姑娘,那几个人断不敢上来的,请姑娘放心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谢氏的人、从离开永宁侯府就一直跟着她们的人,断不敢进千辉楼来的,只能在千辉楼外徘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