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郑仁平时最疼郑晁,只要是能为他做的,必会极尽所能,更别说是事关官途这样的大事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听到郑晁的请求,却是微微瞪眼,迟疑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惊愕不已,以桓有向上之心当然很好,但竟然想拿裴家下手,那就是大大失策了。

    他神色凝重道:“裴家世居河东,势力盘根错折,非我们所能撼动的。你若想凭此出政绩,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郑晁顿了顿,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父亲,这些孩儿何尝不知?说实在话,这个注意并不是孩儿自己想的,谢澧时专门提醒孩儿的……”

    郑仁眉头略皱:“谢澧时?”

    郑晁点点点,道:“父亲道谢澧时为何就任河东观察史一职?就是为了对付裴家。裴家已三代不出仕,今上曾下旨征辟,裴家却拒绝,已令上意大大不满。”

    郑仁仍是摇摇头,还是觉得此事太过不妥。他在河东几十年,到现在都只知裴家势力不一般,却不知道具体厉害在哪里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最让人惧怕的,就是这种不确定。

    裴家是宰相世家,曾出将入相的子弟太多,而永宁侯府却是新封勋贵,郑仁对裴家有一种本能的惧怕。

    他怕就算是皇上要对付裴家,裴家亦安然无恙。但永宁侯府,就没有裴家那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不得不察,慎之又慎。

    郑晁眸色渐暗,道:“父亲,厉平太后宾天后,皇权已尽归今上。三年过去了,当年不服今上的朝臣们已经相当服帖,已没有人再敢小觑今上。如今谢澧时给孩儿指的路,正是最今上心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机会,或者诱饵,谢澧时摆在了郑晁面前,郑晁不能不动心,不能不谋划。

    谢家子弟众多,就算是姻婿也不少,郑晁实在没有把握谢家会只为自己。不然,谢澧时就不会特意提醒了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郑仁才道:“今上为何要拿裴家开刀?”

    大宣十大道之中,势力雄厚的家族又不出仕的家族,不止裴家一家,今上为何先对裴家下手?

    郑晁回答:“裴家似和北州宁氏交往甚密,听说宁家子弟由裴家暗中护着。有人将此事捅到了今上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?”郑仁咀嚼着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郑晁眼中异光闪动,将声音压低:“父亲,听说向今上建议的,正是那一家的嫡枝子弟。”

    郑晁嘴唇阖动,几乎微不可闻地说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郑仁脸色微变,立刻问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“此事是谢澧时透露的。孩儿想谢澧时之所以来河东,也是有所凭仗的。”郑晁这样答道。

    谢澧时半年前被提为河东道观察史,直到现在还没去裴家拜访过,这就已经充分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郑仁紧聚的眉头渐渐散开,但话语还是相当谨慎:“那一家与裴家亦颇有交情,怎么会对裴家出手呢?”

    这点,郑晁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若那家真的出手,那么你谋划的事情,也不是不能成功。还是看看再说吧。”郑仁如此道。

    郑晁微微垂头,恳求道:“父亲,吏部下令的日子,应该在九月之前。还请父亲助孩儿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郑仁虽没在朝中任职,但多年在闻州苦心经营,也有不小势力,郑晁知道自己若要成事,必须借助郑仁的帮忙。

    走出荣寿院的时候,郑晁微微一笑,更显得儒雅从容。

    他和谢氏不一样,他的目光不在内宅,他要做的,是大事。只要他利用宁家之事得到成绩、令今上和那一家满意,他要对付那对姐弟和章氏那个老虔婆,不过是摆摆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忍不住朝西南方向阴鸷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七年前,章氏有宁家撑腰,他动不得;三年前,章氏倒是聪明急入佛堂避难,如今,章氏既出了佛堂,他就要让这个老女人尝尽他娘亲当年的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几日,永宁侯府多了不少声响,那是下人们在收拾闲章院,以便让老夫人居住。

    按照侯爷的吩咐,下人们将闲章院里里外外都收整了一番,务求让老夫人住得舒适放心。

    至于闲章院内的陈旧的老物件,则全部都移至府中库房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件件黄花梨打造的家什搬出闲章院,有心眼灵动的下人便瞧出门道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黄花梨家什,可是当年承兴伯府为老夫人准备的嫁妆。敢情,这不是为老夫人收拾住处,而是要将老夫人的东西都搬空啊!

    看来,侯爷还是不待见老夫人,稳稳当当管着家的,还是二夫人!

    尤其是由云娘带领着的那些下人,头微微仰了起来,不阴不阳地用言辞挤兑着章妈妈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