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求推荐票,求收藏!——每章固定动作,请大家不要忽略啊啊啊……)

    郑衡看着来势汹汹的贺德,再看看她身后眼睛冒火的姑娘们,眼睛半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禹东女学这些天之骄女,挡在她面前是为何?仍是心有不甘输不起?

    出乎她意料的是,贺德竟然章氏躬了躬身,愧疚地说道:“晚辈见过老夫人,给老夫人赔罪了!因为晚辈之故,先前有人绊住了老夫人,晚辈感到愧疚万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看向郑衡,真诚地说道:“妹妹才学惊人,姐姐心中佩服不已。我至今方知,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姐姐我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语,她身后那些姑娘一阵愕然,不敢置信地看着贺德。

    德姐姐怎么会说这些话?她们刚刚不是说好了来找郑衡算账的吗?

    章氏打量着贺德,目光冷淡,却慈爱地笑道:“无妨,这本来就没什么,贺姑娘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京兆贺家的姑娘、贺氏嫡亲的侄女,到底不一般。这个道歉手笔,做得真是漂亮!

    郑衡眼中闪过一丝赞赏,这个贺德姑娘的行事,比她身后那些姑娘要高太多。

    那一场比试经周典和窦融判断,胜负已定,若是贺德再来挑衅,那就是目无师长,少不得要落下狂妄自大的名声,这就是下下之策。

    但现在,贺德来当众道歉了、表示佩服,可见她心中十分拎得清,同时,也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看来,现在的小姑娘行事真是不错。只是,不知道她这道歉佩服是不是真心的。若不是……那就更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郑衡扬起了笑容,回道:“贺姐姐千万被这么说。妹妹只是侥幸赢了,姐姐那一手流水行书,才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贺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,开心道:“妹妹这么说,姐姐就放心了。祭酒大人说学无达境,以后我要多多向妹妹学习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看向那些姑娘和学子,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我知道大家心中为我抱不平。但是,我的确输了比试,请大家不要再针对郑姑娘。我相信这次的输,才是以后赢的基础,以后我定当更加精学业,争取不让大家失望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语,听起来发自肺腑,令周围的姑娘和学子又羞又愧。的确,输赢已定,他们非但不佩服郑姑娘的才学,还想着来找郑姑娘麻烦,真是太不该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学子回道:“贺姑娘说的是,我自愧不如!在我看来,两位姑娘都得到了祭酒大人的赞赏,都是才学非凡。”

    “是,贺姑娘说得太对了!两位姑娘都很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们听贺姑娘的。其实输赢不重要,关键是大家在学宫有所得,那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了这样的声音,都对郑衡和贺德称赞不已,仿佛之前的龃龉根本就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胜不骄固然值得称赞,但败不馁就容易得到同情佩服,尤其是贺德输了还有这种气度,更让他们折服不已。

    郑衡想了想,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哦,对了,姐姐,我也入了禹东女学,以后还请姐姐多多提点。”

    贺德一愣,眼神倏地一沉,脸上的笑意差点崩裂。这个继女也入了禹东女学?凭什么?!

    但是下一瞬,她就笑了起来:“妹妹也进了女学?那就太好了。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,姐姐心中真是欢喜。”

    郑衡眸光流转,也笑了,禹东学宫正门前响起了一阵笑声,气氛一派欢乐和谐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有两个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并且开始小声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珠儿,看到没有,你以后要多多学习,只要脸皮足够厚,事情就会办得很漂亮。”一个十五六岁的圆脸少年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哥,我看到了!难怪祖母要我来禹东女学。不过,四哥你不觉得祖母母亲她们的脸皮更厚一点吗?”凤眼少女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圆脸少年身子僵了僵,然后果断答道:“祖母母亲她们的脸皮更厚一些!”

    少女点点头,笑眯眯道:“我也觉得是!说起来,那个郑姑娘才学真的那么厉害吗?啧啧,原先那些姑娘恨不得撕了她似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细目眯成了一条线,迟疑地道:“应该很厉害吧?五叔不是说不招人妒是庸才吗?反正她也入了女学,你以后看看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少女想想也是,便牢牢记住了郑衡的样子,然后跟着这个少年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