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(每日一求推荐票、收藏!)

    河东道,闻州,禹东山。

    往日清幽静寂的山道,今日却十分热闹。一辆辆华贵的马车缓慢在山道上行驶,车夫的吆喝声、马匹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,惊起了山鸟无数。

    禹东山道不陡不阔,平日里马车上下肯定没有问题。但是今日,上山的人实在太多了,马车一辆接着一辆,远远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尽管马车一辆堵着一辆,山道上却没有多少话语声。偶尔有马车帘子撩开,仆从们探头出来看路况,脸色却没有不耐焦急。

    这样拥堵的情况,他们早就有所了解。就连马车里那些主子,都安安静静地坐着,忍受着马车龟速。

    此时,有三个人正行走在禹东山道上,从这一辆辆几乎停滞的马车旁边经过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一前两后。走在前面的青年,一身雪青长袍,腰间系着一方墨玉印,脸色略显苍白,似是病弱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他脚步稳稳当当,走山道如履平地,气息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跟在他后面的,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。少年看起来十五六岁,圆脸细目,脸颊处还有两个小漩涡,长相颇具喜感。

    少女的年纪更小一些,十三四岁的模样,柳眉凤眼红唇。虽则还没有完全长开,但已经是一个小美人了。倘若再大一些,不知会引起多少思慕。

    但这少女,脸上没有蒙着面纱,身后没有跟着婢女,就这么跟随着另外两人走在山道上,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怎么看,这三个人都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我听父亲说,禹东学宫就在禹东山顶。禹东学宫每年开宫门一次,每次择生徒三百。每年这个时候,禹东山都会拥堵几天,马车塞得密密麻麻的像蚂蚁。以往我只当父亲话语夸张,今日上了禹东山,才知道形容贴切。”走在后面的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,顺着山道望下去,那一辆辆马车,可不就是密密麻麻的蚂蚁?

    少女也是这样想的,笑眯眯说道:“四哥说的是,幸好五叔带着我们走山道,不然这会还在山下呢。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,脚步稍缓,却没停下,回道:“你们父亲说得没错。禹东学宫乃大宣文地,但如今的盛况已不及过往。昔年最盛时,密密麻麻的都是人,而不是马车。”

    少年和少女想象了一下那种情况,山道上密密麻麻都是人、你推我搡迈不得半步,心中不由得有丝庆幸。幸好,现在山道上密密麻麻的不是人。

    青年回过头,仿佛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样,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你们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笑容,少年和少女顿觉头皮发麻,便立刻端正了脸色,心头再也不觉得幸运了。

    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:五叔说这不是什么好事,那就一定不是好事!

    有了这一则,少年和少女便蔫蔫的,觉得山道都难走了许多。过了一会,他们便喘起粗气,额头起了薄薄的汗珠。

    青年停了下来,说道:“在这歇息一下。这里看到牌楼了,很快就到禹东学宫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和少女顺着青年所指的方向,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座牌楼。此牌楼是一座石牌楼,一间二柱,其上匾额,以大篆写着“尊贤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青年指了指匾额,说道:“人君之欲平治天下而垂荣名者,必尊贤而下士。所以禹东学宫第一道牌楼写着两个字,能够在第一道牌楼立这两个字,这是禹东学宫的尊荣和底气。”

    少年和少女稳住自己的气息,一副受教的样子,静静听着青年的话语。

    青年继续说道:“大宣贤才十分,三分归于京兆国子监,三分散于其余九道,再有三分,便聚于禹东学宫。”

    禹东学宫乃国初大贤所创,至今已一百八十余年了。这一百八十年来,禹东学宫随着大宣兴衰而有荣弱,有数不清的贤才能者出自这里。

    到如今,它能得贤才三分,就足以说明其威名和影响。每年学宫招收生徒,都会使得禹东山有这样的盛况。

    河东道,准确地说天下十道,有名望的家族都会送子弟来这里求学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禹东学宫还设有女学,招收女生徒。换句话说,只要有才学、有本事的人,不论男女,都能接受禹东学宫的考究,考究通过的,就能接受禹东学宫所有先生的教导。

    “禹东学宫的女学,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。禹东学宫每年有生徒三百,能进入女学的不过二十来人。小珠儿,五叔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青年笑吟吟地开口。

    青年的笑容甚是可亲,那名唤“小珠儿”的少女已忘记了山道上的蔫蔫,笑着回道:“五叔请放心,我一定能够进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