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别说王业抠门,确实是公司账上钱不多,需要省着点花。

    等公司真正挣到钱了,别说多几个人回国出差了,就算直接包机出去度假都没有问题啊!

    “对了,到时接待国内客人我就不出面了,我大舅也过来了,他可不知道我是这家公司的股东。”王业对刘军说道。

    刘军会意地点头,“哈哈,其实你没必要隐瞒的,咱们正经做生意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,毕竟我现在年龄摆在这,国内那些老领导一看这公司老板才十八岁,估计不会放心的。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!”王业笑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担心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国内不是有句老话嘛,“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!”

    王业嘴上也不是完全“没毛”,但也确实不多……

    他才刚开始刮胡须。

    一听王业这么说,王丹也连忙表示,“那我也不出面了,说不定来的人中还有认识我的呢,这事传到国内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,王丹也必须避嫌。

    毕竟她老爸是河洛市教育局的一把手嘛,这件事还是通过她老爸的关系推动的呢。

    真要是传出去,王丹在这家公司有股份,很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来,那我也不来了,来了也不知道干嘛啊。”纳兰雅琪嘟囔道。

    就这么商量好,这次接待,就是由刘军出面,他是公司总经理,这本来也就是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开完会,谈完正事,王丹和纳兰雅琪就准备回学校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她们还问王业要不要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王业摆手说道:“你们先回吧,我和刘哥还要谈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等到她们走后,小胡也告辞去了隔壁公司,只剩下刘军和王业两人。

    王业才正色说道:“刘哥,我记得你说过,有认识这边通讯公司的人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算是一般朋友吧,我电话卡就是通过这层关系搞到的,不然价格也不会那么低。”刘军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回头再和那朋友谈谈,看看能不能搞到一条专线,我们两个回头再搞个电话卡公司!”王业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刘军大吃一惊,他没想到王业的步子迈得这么大!

    留学服务公司刚搞起来,还没开始赚钱呢,怎么就又想着去搞电话卡了?

    要知道,做那个投入可不比留学中介低的,每个月的专线租金可能都要十来万美刀!

    这个钱是绝对赖不掉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以王业现在的渠道,不说多,一个月能卖出去面值十万美刀的电话卡?

    就算一百美刀面值的卡,那都要卖一千张啊!

    而且算是批发价优惠,卡片本身的印刷成本,公司员工开支等,可能需要卖到面值十五万美刀左右才能保本!

    这种生意,就是典型的大投入,但未必有大回报的高风险行业。

    所以才没有多少人愿意干这个,这么多年,也就是那么一两家公司在做。

    “你认真的?这可需要不少钱啊。”刘军谨慎地问道。

    王业笑了笑,“当然是认真的,不过也不是立刻就要做,是先让你和那边打个招呼,把条件什么的谈一下。

    我估计咱们的留学业务两个月内就能开始有回款,到那时,手里就有足够的钱开电话卡公司了。

    莫斯科有十万以上的华人,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