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刚过完年,学校已经开学了。

    阳南市师范学院内很热闹,年轻的学生们满校园都是,到处都是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李长运刚开完会,正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,似乎有满腹心事。

    原本这所学校叫《阳南师范专科学校》,属于大专类院校,不过前两年国家教育改革,就趁机也升级成了本科院校。

    但改了名字也没用啊,这学校地处一个贫穷的地级市,又是师范类的,每年招生都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很不巧,李长运就是招生办主任,专门负责招生工作。

    刚刚开会时,校长副校长轮番对他进行了训话,希望他今年能够把招生工作搞起来,不要像往年一样,都招不满学生!

    面对领导,李长运自然是不敢反驳,只能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但他肚子里怨气可不小。

    明明是学校垃圾,人家学生都不愿意来,这和他这个招生办主任有什么关系呢!

    但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,李长运打算在本地区挖掘一下“潜力”。

    外地的学生可能压根不会考虑这所学校,但本地区的学生还是有点希望的,反正愿意读二本的学生,去哪读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外地的二本也是垃圾学校,读本地的二本还方便一点呢,起码回家比较近啊……

    全地区各个高中都去做个宣讲会,让学生们知道本地区也有一所正儿八经的本科,这样填写志愿时,说不定就会有不少人报考这里呢。

    正盘算着呢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手掏出来一看,屏幕上显示出一长串数字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点了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我是李长运,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老舅是我啊,王业!”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长运脸上露出了笑容,原来是王业这小子!

    这个白眼狼,以前真是白疼他了,这都出国一个多月了,第一次打电话回来!

    王业出国,李长运这个当舅舅的自然知道,他还“赞助”了一万块钱呢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说过让王业来他这学校读书算了,以后找机会弄个保研,但王业压根没看上这学校,还是师范。

    从这也能看得出,这学校有多烂……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起了跟老舅打电话了?在那边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交个女朋友啊,哈哈。”李长运爽朗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刚来不是忙着学习熟悉环境嘛,我给家里也没咋打电话。对了老舅,今天找你有正事的。”王业说道。

    男孩子嘛,没那么细,到了莫斯科后忙着搞东搞西的,哪有空整天给家里人打电话啊。

    “吆,正事?说说看,到底什么正事。”李长运调侃道。

    他压根没觉得王业会有什么正事,毕竟那才是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,刚进……不,还没进大学呢!

    “我在这边认识一个朋友,他是一家俄罗斯留学中介公司的总经理,现在想和国内的大学合作进行招生。哎,简单来说吧,就是像我这样,把国内的高中毕业生办到莫斯科留学!”王业干脆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