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小鹰宾馆这个地方,在一部分中国留学生中,非常有名!

    但在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中,并不知名,甚至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里。

    名义上是“宾馆”,实质上它也确实是个宾馆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里还是一个很大的娱乐场!

    在这里,吃喝玩乐应有尽有,什么保龄球馆、夜店酒吧迪厅,甚至还有赌场!

    来莫斯科留学的中国学生,其实贫富差距也蛮大的。

    莫大那边的普遍比较有钱,毕竟莫大在2001年时在全球高校排行榜中还高居前二十呢,算是世界级名校。

    名气大,学费自然也就不菲,所以在那边读书的中国留学生,家庭条件都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有不少莫大的中国留学生,经常去小鹰宾馆玩,而友大这边的,就很少人去。

    在前世,王业第一次去那里玩,也还是阮小竹带他去的。

    对这里,他自然不陌生。

    于是干脆地答应下来,穿上外套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莫斯科的晚上八点,现在还是一月份,天色早已黑透了。

    看到王业要出门,宋晓刚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业哥,这么晚还出去,要注意安全啊。听说在晚上,地铁站里酒鬼和光头党特别多。”

    王业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:“没事,我去见一个老乡,直接打车,不坐地铁。”

    小鹰宾馆距离他们这里不算远,打车的话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,要不了几个钱,也比折腾着去坐公交地铁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出了宿舍,王业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,用羊毛围巾把脸和耳朵都裹住,快步来到大路边。

    站在路边一个路灯下,看到有车路过,就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一辆破拉达停了下来,车窗摇开,露出一个圆圆的胖脸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那个胖司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鹰宾馆。”王业上前回答道。

    胖司机稍加思索,竖起两根手指,“两百卢布”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讹人了,或许是看王业是外国人,就故意报了个高价。

    王业笑了笑,“从这到小鹰宾馆,只需要不到二十分钟,十来公里。我去过很多次,每次都是一百卢布。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没忽悠住王业,胖司机也没在意,哈哈一笑道:“行!上车吧,我刚好顺路,一百就一百。”

    在这边,虽然“黑车”很多,大家都是口头商量价格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比较好,那就是只要提前说好了价格,那司机就不会耍赖不认账,说多少就是多少。

    不像国内那些跑“黑车”的,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坐着这个四处漏风的破拉达,等到了小鹰宾馆门口时,王业的鼻涕都快被冻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瑟瑟发抖地掏出钱包,付了车钱,王业转身就走向宾馆大门。

    刚走进大堂,一阵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脱下羽绒服,在旁边的服务台寄存了之后,王业拨通了阮小竹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阮姐,我到了,就在大堂存衣服的柜台前。”

    阮小竹那边比较吵,有几个女生在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一下,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没两分钟,就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从里面匆匆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