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咖啡厅里确实比较安静,空旷的大厅内就坐着稀稀拉拉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王业和刘军坐在靠窗的一个桌子边,两人面前各自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。

    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,放下杯子。

    刘军开口诚恳地说道:“王业你是预科生?刚来半年吧。其实我建议你不要一次拿那么多货,友大的中国留学生虽然不少,但五千美金的电话卡,依然不少那么好卖的啊。”

    就从这句话,就能看得出刘军这个人还不错。

    本来他一个卖电话卡的,顾客买得越多,他应该越高兴才对呀。

    甚至还应该劝着顾客多买一点。

    至于王业拿了卡后,到底能不能顺利卖出去,那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这种生意,可没有无条件退换货这一说!

    但他还是开口提醒了王业一下,投资需谨慎,批发电话卡不要一次性批太多,要考虑到销售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是因为他看王业年轻,刚读预科,以前应该也没做过生意。

    可别一时冲动,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和学费就异想天开学人做生意。

    这事他算是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王业确实拿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钱,来做这笔生意。

    但他可真的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!

    所以王业微微一笑,回应道:“我确实是预科生,不过来莫斯科并没有半年,其实我一月一号才到。”

    刘军瞪大了眼睛,一月一号才到?

    今天也就是一月十几号而已,这王业还没来一个月呢!

    这就敢一下子拿出来五千美金做生意?!

    不知道是该佩服这年轻人胆子大呢,还是该笑话他无知者无畏呢……

    今天也就是碰到了自己,还能好心劝他几句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别的卖电话卡的,估计早就急着让王业掏钱买卡了,还会给这小伙子鼓动一番,看能不能忽悠王业拿出更多的钱来买卡。

    在国外,可别轻信什么“老乡”或者“同胞”!

    一般会骗你欺负你的,可能恰恰就是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军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年龄也不算太大,三十五六岁,在莫斯科这边混了十几年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某国资公司驻莫斯科办事处的工作人员,可谓名副其实的“老莫”。

    工作之余,也通过各种门道赚点外快。

    做电话卡,他也是刚开始接触这行,广告也刚打出去。

    王业算是他接触到的第一个“大客户”!

    不过他有点替王业担心,主要是怕王业一次性拿这么多货,卖不出去怎么办!

    当然了,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他应该考虑的……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还是开口劝道:“那你来莫斯科还不到一个月呢,我建议你可以少拿一些电话卡,试着卖卖,如果卖得好的话,下次再多拿。这样吧,第一次合作,我给你个优惠价,只要拿卡超过一千美金,我就给你按批发价算,八折!正常情况下,可是要拿到两千美金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王业笑了笑,刘军果然还是和自己前世认识时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