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周元一下就急了,很想反驳他,说这个临时签证,也是学校附近的警局开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学生只是因为刚到莫斯科,还在办理各种手续,不可能那么快拿到正式落地签,凭什么说这个临时签证没用啊!

    但这些话,他又没有能力用俄语表达出来,太复杂了啊……

    所以,头上都急出汗的他,只能反复说:“他们是刚到莫斯科的学生,签证还没拿到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,或者说那灰狗子自己都心知肚明怎么回事,只是在找借口故意找茬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那灰狗子把手里的几本护照一合,并没有还给王业他们,而是一挥手,说道:“你们几个,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扭头就往一辆闪着警灯的小巴车走去。

    这意思是要把王业他们送局子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周元一下就麻爪了,他也没经历过这场面啊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他惊慌失措地说道:“你们……我……我等下就联系……对了,送你们过来的带队老师走了吗,他电话号码你们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遇上这种事,周元也不知道该联系谁了。

    什么,你说联系大使馆?

    别闹了,那是2001年的时候,那些年在国外的华人都明白……

    其实正确的做法,是应该联系学校外事办,让校方去和警方沟通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警方也会给学校这个面子的,毕竟大学生嘛,还是有些优待的。

    另外这种事情真要闹大了,那理亏的肯定是警方这边,说不出也不好听不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之所以难为王业他们,就是吃准了他们刚来莫斯科,语言不通!

    毕竟,想要和学校那边取得联系,也需要你有足够的语言能力,把事情讲清楚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芸王丹几个女生更害怕了,眼泪都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异国他乡的,被关进局子里,这种事想都不敢想啊。

    就连刘小杰那几个男生,脸色都变得煞白,毕竟还都是学生,完全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,也就是王业了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前世在莫斯科学习生活几年,也遇到过不少次类似的场面,没想到这次又遇到了。

    至于该如何解决这件事,那王业可太有经验了……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慌得不行,就摆了摆手道:“别急,没什么大事,这件事很容易解决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下子都看了过来,周元将信将疑地问道:“王业你别开玩笑啊,这都火烧眉毛了!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信王业的话,自己都来半年了,遇到这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。

    王业才来几天啊,他怎么可能会处理这种事!

    王业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我去和他沟通一下,可能要花点小钱,我们八个人,一共要两千卢布吧。这个钱大家同意出吗?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经验,加上他的俄语水平,王业估计两千卢布就足以能把这件事摆平。